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撸太郎最新地址发布站『www.rthyuan.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淫荡人妻-【双子国】【第八章,短暂交合】【第九章,玉姐晕倒】



              第八章 短暂交合
  在进入的刹那,白洋感觉龟头前部遇到了阻碍,随后屁股向前一挺戳破了什
么,他记得白柔的处女膜是白色,薄纱一层看起来不是很厚,没想到意外的有韧
性,需要用挺大力气才能捅进去。
  在进去之后,是另外一番天地,如果要怎么描述阴茎的感觉,他只能用一个
紧字来形容。
  是的,白柔的里面非常紧致,他从来没有想过这种情况,四面八方有软肉向
中间挤压,让白洋的兄弟直接卡在外面,一丝丝都动弹不得。
  区分于口交,他在除了上下两排牙齿,其余部分蹭着都比较舒服,小穴就有
一种硬霸的错觉,好像一头浑身长刺的凶兽,每一寸交接都是风险。
  而且白柔的里面更加复杂,他没上过其他女人,不知道是不是例外,白洋感
觉到龟头与红肉相互衔接,有一圈圈肉浪不停翻滚。
  这种肉浪粗略估计下有上千层,像毛刷一样轻柔地扫到龟头,他的海绵体立
刻膨胀,开阔一片宽松地带,灼热的体温包裹,让白洋舒爽得仿佛上了天。
  记忆思索,白洋又想到了那本时空名器录,恍惚中他想起来图片上那个自己
右边对应的女人,她拥有的名器叫做千月套环。
  在白洋的理解中,千月套环应该是网络上竹筒逼的同义词汇,或者说是升级
版,又联想到身下压着的女人,一瞬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体下的白柔,在她冲破屏障的一瞬间,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两条眉毛并在了
一起,她略现混浊的眼神,在那一瞬间露出了哭腔。
  「痛,好痛,下体有种被撕裂的痛苦,原来女人破处真的好痛,为什么这么
疼,网上的话不是骗人。」他看着白柔抱住自己的后背,在面前抽泣。
  「为什么明明被插着,我心中却没有任何高兴,明明平时非常喜欢你和哥哥,
这时候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好像被强迫了一样。」
  白洋只好撩动她的头发:「没有关系,忍一忍就过去了,我现在龟头感觉也
挺痛的,这是走向成人的第一步,大家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他看了一眼下体,那里被鲜血渗透了床单,白柔的出血量不是很大,她的阴
道口偏向下方,白洋插进去的部位不多,血在屁股蛋边缘流淌下来。
  另外,他看见白柔脖子上一圈红色斑点,处于一个男人的本能,下面一股酥
麻感让他迫切想动。
  他轻抚着白柔的面颊:「你忍耐一下,我要开始动了,慢慢的动,我试着让
动作轻一点,疼痛就第一次进去这一下,以后会感觉舒服的。」
  「我感觉还有点疼,但比刚才好多了,身体一直有痒痒的感觉,皮肤上下让
我忍不住抓挠,尤其是刚才下面私处那里,幸亏你插了进去,暂时缓解了压力,
我现在心情好多了。」
  她突然一把抱住白洋,侧脸贴在他的胸膛上:「让我看着你的脸,你一边插
进去的时候,和我对视,我才能感觉到安全感,才会心跳加速,容忍你做的一切。」
  白洋对她笑笑:「有必要吗,咱们做的是炮友关系,你是我的妹妹,而且是
亲妹妹,用得着这么正式干嘛,又不是一对真正的情侣。」
  「我不管,我现在就是要看着你的脸,才会感觉到安全。」白洋突然察觉到
怀里的娇躯一颤,随后又语气快速说了一句话。
  「既然这样,我按照你的方法来办事。」白洋无奈笑了一下照做。
  他让白柔抬起头,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他是真的看不出小说上通过
双眼就能辨别真假的神技能,倒是能在她的瞳孔中观察倒影,自己果然还是蛮帅
的,点个赞。
  又看了半天,视线集中在那两片嘴唇,听说竹筒穴的女人嘴唇厚重,舌头宽
长,突发奇想,一个香吻亲去。
  他在亲吻中和她对视,上身保持一个精确的距离,既不让她栖身,又不让她
有离开的错觉。
  两个白洁的嘴唇碰撞,白洋张开嘴巴,撬开她的唇齿,白柔没有拒绝,嘴唇
向前一嘟,媚眼如丝,钳住他的舌头就往口腔中吸入。
  白洋岂能让她得逞,他上半身尽管被推开,下半身依然连接一小块,顾不得
她疼不疼了,托住她的两瓣屁股,向前一冲瞬间整根没入里面。
  趁着这一瞬间,他两颊向中间奋力一吸,被吓得惊慌的白柔,怎么也没想到
这一招,她的绵柔小舌瞬间进入了他的口腔,他的领地中,白洋得意一笑。
  功法的内容很简单,上面只有几个肉棒用法图,对待女人时的技巧图,腰部
和肘部乃至全身肌肉姿势图,其中包括舌技、足技、手技、插技、夹技和特殊技
几个部分。
  重要的部分不是肉欲,而是运转的部分,通过灵魂契约的转变,使性欲变成
一种能量,这种能量至少需要图谱上其中之二交融来实现。
  白洋没有实践过,不知道怎么才能发挥威力,但他那页似乎挺简单的,只需
要横冲直撞,必要时用侧面的肉刺挂一挂,就能让女方体验极致的快感。
  白柔里面非常笔直,他没有左右横移的空间,笨手笨脚一个劲向前顶,阴茎
穿破阻碍,又退回一部分,不停在红肉里来回穿梭,如鱼得水。
  她的阴道实在太紧了,上下左右有一个个完整的圈在向中间收缩,白洋感觉
像孙悟空带了紧箍咒,成万上亿肉圈包裹他的海绵体,越往前阻力越大。
  另外,她的阴道似乎很深,白洋全部进入才能顶到最里面,在这一刻每次他
都能体会至高无上的感觉,肉棒来到了最完美的位置。
  两个人互相亲吻着,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他们相拥在一起,有时白洋进入
她,有时她进入白洋,分不清哪个是哪一个,都十分享受这一刻。
  一颗似水滴的圆团凭空产生,它产生在两个人交合处一点,它自动分成两半,
其中一边混入白柔体内,另一边进入白洋,向四周扩散。
  白洋不知道那是什么,一股清凉顺着马眼向四周弥漫,水滴经过他的两个肾
脏,又经过了肚脐眼、肝脏、胃部、心脏,转了一圈五脏六腑,在四肢百骸中停
留片刻,最后通过喉咙上升大脑。
  清凉在脑海中散开,他的身体在那一刻得到了升华,或许没有改变,但他相
信迟早有一天会质变,同时察觉到钥匙孔已经打开。
  这种奇妙的体验,仿佛为他量身定做,他虽然第一次和白柔性交,却产生了
爱不释手,再也不想分开的错觉。
  在白洋的进攻下,白柔渐渐停止了反抗动作,白洋能感受到,在他完全插入
的一瞬间,她的身体僵直了一瞬,而且之后动作幅度越来越小,现在开始有点迎
合他了。
  白柔同样体会到了那种契合感,她是一名女人,感官和心思更加细腻,女人
性器官十分发达,在性交上的敏感体验比男人多出三到五倍。
  那滴水珠顺着她的体内,向浑身四周扩散,在她所不知道的地方,一个特殊
的印记打在一块血肉,远方图册的其中一页,简笔画女郎变得模糊,渐渐勾勒了
她的相貌。
  白洋的手掌一边拨弄着双乳,让两个圆团在手中捏圆捏扁,腰部稚嫩地发力
冲刺着,一股水流激淌在他的阴茎根部,顺着蛋蛋流向床单上。
  许久,唇分,两个人互相大口喘着粗气,白洋回味的舔了舔嘴唇,她的嘴巴
里留有自己的精子味,还有一丝丝甘甜的蛋糕味,让他欲罢不能。
  「啊!嗯……好舒服……没想到性交是这么舒服的一件事。」白柔向上仰着
脑袋,红着脸念叨着一句话。
  「弟弟,你知道吗,你的肉棒太巨大了,我最初以为插不进去,没想到最后
会这么契合,我都不知道原来我的阴道这么长,在你插进去时那种体验的契合感,
太享受了……」
  在刚才短短几分钟,她接连高潮了两三次,除了她身体娇贵外,还要归功于
白洋帅气,他的肉棒粗得吓人,笔直得夸张,精美得仿佛是艺术品。
  他的龟头她粗略观察一下,有大概十厘米直径左右,那种东西能插进去不得
不说是一种奇迹,她因为太过于害羞没有指出来,实际上心里是害怕的。
  她依稀记得一束清流激荡在自己的身体中,连带头脑都清醒了许多,那一瞬
间的舒爽,她记忆犹新,太过于舒服了,甚至比爽过和男人那个时的紧张感和刺
激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还有刚才,自己记忆中好像把那家伙含到了嘴巴里,也不知道樱桃小口怎么
撑下来的,这么一想,下巴似乎有一种疼痛,而且嘴唇越来越麻,看样子当时自
己十分勉强。
  「我说是吧,跟我当炮友是一种正确的选择,我一定让你每天体验极致的快
感。」白洋显然不知道这件事,他一边呼声喘气。
  阴茎在里面轻轻抽动,别看刚才短短几分钟,交锋碰撞远远不止如此,他确
定自己的肉棒能一直用下去,但体能的问题令人窒息。
  「你们等一会儿,我还没有解决完事呢,妹妹你快点让开,我要先进去再说。」
他听到一个声音。
  另一边,早就忍耐不住的白玉冲上来,一把抓住白洋的阳根,白洋对她开口
:「你先等一会儿,我还没有中出在妹妹体内,你等我射精后再说。」
  白洋感觉自己马上要射了,他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就在白玉的小手摸到交合
处刹那,他浑身一个激灵立刻来了感觉,把身子扑在白柔的身上,下半身疯狂耸
动,喷发了精华。
  「我、我又要高潮了。」白柔也受到了刺激,一根东西在她体内突弄着花心,
疯狂挑拨着她的神经。
  与此同时,阴道内一圈圈肉浪剧烈收缩,拼了命压榨着白洋的海绵体,白柔
的小手竟然摸着他的奶头,双重刺激之下,他嘶声吼叫,所有精液一滴不留地射
进她体内。
  「嗯……唔……我感觉一股暖流冲到了肚子里,嘶哈!滚烫的精液全部射进
来了,全部的、肉棒在搅动。」白柔在催情药的刺激下无法自拔,被动轻声呻吟,
好像来到了天堂。
  两只脚丫环着白洋的腰部,他扶着两条细腿,两颗卵子在收缩、收缩、再收
缩,浓浓的浊液从前端涌出,毫无阻碍射进子宫,其余流淌在阴道内。
  「你们等会儿,让我先来、忍不住了。」余韵过后,两人短暂筋疲力竭。
              第九章 玉姐晕倒
  就在白洋还在继续回味时,白玉从后面绕到了两人中间位置,一只腿一跨步
保持骑乘的姿势,将外阴冲向白洋脸庞,径直贴在脸上。
  她迫不及待:「舔,你快点用力的舔,刚刚我可是看见了,你的舌头特别长、
横截面积宽厚、而且特别灵活,我就喜欢你这样子的货。」
  「我现在身体异常酥麻,你现在可是我的小情人,操完白柔现在该轮到我了,
快点把我舔舒服了,待会儿还要保护住我的身体,最好用后入的姿势,听说这个
姿势疼痛感最小……」她后面支吾着说些什么,白洋没有听清楚。
  白洋对此不在乎,他现在还没爽够呢,白柔现在才是他心怡的对象,真命天
子,无论肉感质感都一级棒,但是也不能放着她不管。
  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搞懂那个图册和上面人物的关系,他还没忘记自己的图
像印在上面呢,如果白柔真的是劳什子千月套环,图谱名器其中一种,没猜错另
一边图像应该也变化了,变成了白柔的模样。
  没有图谱在手无法确认,这点让他寝食难安,他打算把白玉推出去,测一测
那个图谱的底线,至少从他的角度来看,那个功法提示一丁点都没有,只有自己
去探索,目前「终极灵魂契约」最重要,搞懂原理才是首要任务。
  他心中产生一个计划,打算把白玉送给兄弟白旭,或者那个黑家天才黑书操
一晚,以性作为交易来增添筹码,同时进展功法上的内容。
  他并没有被性欲冲昏了头脑,毕竟这个世界处女是珍惜资源,想找到一个挺
不容易。原来想要两连拍,来一个血染梅花二度,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打算暂时
不碰白玉了。
  况且,他不是一个贪婪的男人,有了一个白柔暂时心满意足。他就是俗人所
说的没得到之前急不可耐,得到之后圣人如佛。
  脑海里的想法浮现出现实,他一把将白玉扒开:「姐姐,稍微等一下,我现
在有点累……」
  「对了,或许可以这样,我不在用那家伙的照片自慰,只要有东西插进去就
可以……」白玉没有丝毫反应,依然在巴拉巴拉说些什么话。
  「姐姐,等下,我今天只想跟妹妹操逼,您今天能不能等一下,或者明天再
弄,我发誓明天一定加倍补偿,现在没有太多精力。」白洋抬头看她。
  「你说我今天怎么回事,和平常不一样,性欲为什么这么大,幸亏有你的大
鸡巴帮我……」她继续说。
  「我没跟你开玩笑,现在想要休息一下,现在有点累了,等会儿跟你弄行不
行。」见她依然没有什么反应,满口在说性欲、操我之类的胡话,白洋眉头一皱
终于发现不对劲。
  仔细一检查,发现她的面部表情呆滞,嘴角下微微流下口水,而且摸着她的
体温滚烫得发热,汗毛和手脚上面沾满汗水,侧身摇摆还有晕厥迹象。
  白洋顿时醒悟,这是药效过猛,他摆出十根手指:「姐姐,你看看这只手指
的数,加上这边的数量一共总和是多少,你猜对了我立刻操你。」
  「你傻啊,这个数字不是十吗,跟你姐装傻充愣,忘记了吗,我可是小学部
班长。」她的回答没什么问题,关键是内容错误,因为举例的手指是八个。
  「不对,这个数字是八,你猜错了所以我今天不能操你了。」他耍赖。
  白洋心想:嘶……该不会被药效整傻了吧,刚才看着还挺正常。不对,不应
该这么想,记得催情药说明书上写着发作时间二十分钟,那位老板也说二十分钟
后,药效逐渐攀升增加。自己吃这么点身体就开始发痒,算了一算她们确实脑袋
被肉欲冲得混沌了。
  「呀!姐姐你怎么了,不会生病了吧。」白柔贴近她身子,同样发现了那异
于常人的滚烫。
  白柔早发现了两人动作,从她这个角度看见的只有白玉一片雪白的两瓣屁股,
听了白玉的话,以为在舔逼所以没多想,没想到事情不是这样。
  「唉?白柔,你没事?」白洋隔着缝隙看她的表情,见她目光清澄,表情灵
动,完全没有刚才呆滞的感觉,这回轮到他诧异了。
  「我能有什么事,弟弟你还没回答我,玉姐这是怎么了,刚才不是答应一起
那个吗,现在怎么怪怪的……」白柔身体好了许多,浑身酥麻也不像刚才那么强
烈,回想起之前的记忆。
  「你、没事……额,好吧。咱们先把她放床上在说,小心一点,她体温非常
烫手,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白洋左思右想不知道哪里不对,只好顺着她的话
题回答。
  「嗯,我们一起来。」接下来两人合作把白玉放置在床上,让她头垫着枕头,
脚尖向下保持平衡。
  过程中白柔闹了一个大红脸,因为白洋上面有她的血迹,视线总是不经意会
转过去,两个人视线交错,她会一阵惊慌,同时心里轻呸,暗恨自己动作轻浮,
竟然答应一个男人做那种事情。
  白洋不知道她心中所想,从刚才行动中白柔似乎恢复了活力,因为白玉会打
会哭会闹,她折腾得很厉害,没道理白柔吃过同等数量的蛋糕,还会保持清醒。
  两人都分别挨了好几下,白玉一米七八体格导致打人比较疼,两人互相掩护
分摊伤害。
  和白柔对视是因为色欲,他和白柔分别在两边,同时负责平衡和对抬白玉的
身体,一边暗赞她俩那一对白兔太吸引人,两个东西跟气球似的。
  他直视那天使般的容颜,还是搞不懂为什么白柔会恢复,这世界从来没有无
缘无故,一定有理由才对。
  在抬白玉身体时想了半天,他觉得问题出在那颗水珠,在运行那本不知道到
底有没有用的功法时,那一颗寒珠让他打了一个冷颤。
  那种感觉相对而言十分清楚,要说中途发生的意外,他认为必然出在冲刺环
节,这是功法第一个妙用,白洋仔细在心中记录下来。
  两个人让白玉平躺之后,她浑身不安地扣逼,意识渐进昏睡状态。
  「弟弟,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姐姐这样浑身难受,神志不清,要不然咱们
找医生来看病算了,楼下应该有军旅医生。」她慌了神不知所措,两只小手不知
道如何是好。
  看了一眼白玉的症状,她的身体渐渐出现红色斑点,浑身冒虚汗外带体温高
烧,白洋觉得是药效过度,欲求不满出现的问题,需要紧急性交治疗,再继续磨
蹭下去可能会出现后遗症。
  他对另一边的少女:「姐姐她可能是发高烧了,你去厨房拿毛巾,沾湿了给
她额头铺上。」
  「大夫咱们现在不能找,让军医上来,他们是国家的专家,一上来肯定能发
现咱们的问题,到时候病治好了,他们大嘴巴一说,你们两个女孩子清誉也毁掉
了,必须我们自己解决问题。」
  白柔思索一下,头有点晕乎乎,一只手扶着脑袋点点头。
  「你说得对,我这就下地拿湿毛巾和退烧药。」白柔没有听出问题,她在床
边摸索着拖鞋,两只脚丫伸进去噔噔噔走下去,奔向厨房。
  事情暂时告一段落,白洋送了一口气,他察觉到事情的棘手性,这次下催情
药果然过于鲁莽了,从结果上来讲不算一步臭棋,但也谈不上好棋。
  事实证明书籍的解读,从亲人下手是正确选择,他谈不上后悔。
  白洋低下头颅,望着那和白柔相差无几的小穴,他有一种占为己有的强烈私
欲,他伸出食指和中指,两根手指伸进私处一点点津动,终于在即将碰到之际退
缩,还是没有伸向白色薄膜。
  他是一个半理智的男人,适当时间会冲动,偶尔也会退缩,现在最重要是如
何让白玉解欲,他打算通过花言巧语骗白柔一起,这也存在一点私心,想看两个
女人百合的模样。
  他发现自己好像对白柔有爱意,知道这是男人对破处少女的自私,但他没有
阻止这份心情蔓延,任其发散。
  看着一旁忙碌的白柔,白洋发自真心笑了一下,她真的很美很美。 过了一会儿,白柔回来了,她拿着一包医疗包,另一只手拿着湿毛巾,两个
人合力简单照顾一下白玉。
  白洋带复杂问她:“妹妹,你说如果一个人犯了错事,造成无法挽回的影
响,那该怎么办。”
  他终于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因为他感觉自从得到了那本魔功,自己正在前
往一个错误的道路,这条道路没人前进没人指正,他认为十分迷茫。
  白柔听到他的问题,停下手中换毛巾动作,认真看着他:“今天不是你的作
为问题,虽然是你先提出的要求,最后选择答应却是我们,所以没什么可怪罪,
只能怪我们心智不成熟。”
  是啊……她不知道魔功的事情,而且他下的催情药粉,似乎有让人事后信以
为真,相信当事人是自愿的功效。
  原来这就是支配的魅力吗,白洋望见掌心在微微颤抖,他全身在渴望这种事
情,在渴望更多的支配,渴望各种各样的女人匍匐砸他的身下求饶。
  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原本只想要拜托厄运,事后摒弃
那本邪恶的书籍。
  现在,他只想利用魔功上一切,想方设法完成自己的欲望,即使这样会让他
陷落,到达一个他从未想过的深度。
  他感觉自己像是那些受到恶魔蛊惑的信徒,又或者陷入不停吸入毒品,无法
自拔的嬉皮士,他心中圣光在远离身躯,迎接向一个无法预支的黑暗。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撸太郎』 -- 『www.rthyuan.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