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撸太郎最新地址发布站『www.rthyuan.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逆命】(第25章完)



               第25章
  想不想上慕雪梅的话题最终还是终结了……
  当慕言从宋可心的娇躯上下来时,才惊慌的拍了下自己的头,自己竟然忘记
给妈送晚餐了!
  宋可心刚把枕头垫到屁股下,两条玉腿放在墙上,保证蜜穴里的精液不会流
出,就看见慕言突然打了他自己的头,不禁疑惑的说道:「怎么了?」
  慕言脸色一阵变幻,说:「我忘记做饭给我妈送过去了,我去做几个菜给妈
送过去,一会你也起来吃点。」
  「啊?」
  宋可心惊讶的捂着嘴,说道:「那你快去做饭吧,不然你妈回来看见该骂我
狐狸精了。」
  虽然急,不过慕言依旧在宋可心的脸上亲了一口,才火急火燎的穿好衣服去
做饭。
  宋可心则是又甜蜜又羞涩的躺在床上,玉手时不时抚摸一下平坦的肚子,想
着小男人在自己说到慕雪梅时的反应,嘴角勾出一道神秘的弧度。
  慕言做饭的时候,慕雪梅已经跟赵玲玲吃完晚饭了,虽然赵玲玲暗示了好几
次今晚还想跟慕雪梅一起睡觉,不过顾及到宋可心的存在,慕雪梅还是委婉的拒
绝了赵玲玲,为此,赵玲玲脸上有些难掩的落寞。
  见赵玲玲低着头一幅委屈的模样,慕雪梅不禁安慰道:「玲丫头,妈不是不
想陪你,是……是有点事不是很方便,改天你再过来好吗?」
  「好吧,玲玲听妈的。」
  赵玲玲很懂事的没有去问什么事,慕雪梅要是想说就不会瞒着自己,既然不
肯说,肯定是有不合适告诉自己的原因。
  「玲玲真乖,要是你真的是妈的女儿就好了。」
  慕雪梅摸着赵玲玲的头,本来玲玲是儿媳的好人选,可惜儿子不争气,跟一
个比自己还大的女人搞在一起,而且现在连晚饭也不送了!
  想到儿子现在可能跟狐狸精在一起卿卿我我,慕雪梅心里就很不舒服,暗骂
道:小白眼狼!
  赵玲玲抱着慕雪梅的手撒娇道:「玲玲现在就是妈的女儿呀!」
  「诶,乖女儿。」
  到了分别的时候,赵玲玲便跟慕雪梅挥手告别,刚要转身就看见慕言骑着自
行车,速度有些快,猛的冲到面前停下,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妈……妈…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赵玲玲一时有些不知道怎么跟慕言相处,深深的看了一眼慕言便不舍的离开
了。
  慕雪梅静静地看着赵玲玲离开,等赵玲玲走了后,才冷哼一声道:「你可以
再来晚一点!饿死你妈你就可以跟那个狐狸精过二人世界了!」
  慕言也看见了赵玲玲,不过他并不想再跟赵玲玲扯上关系,干脆就没打招呼,
这会听见慕雪梅的训斥声,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头,说:「妈,你看你说的,
再怎么样我也不会丢下你的,就算以后结婚了,我也要带着你一起享福,先不说
这个,妈,上车吧,我载你回家吃饭先。」
  「等你的饭妈早饿死了,我跟玲玲吃过了,你怎么不跟玲玲打招呼?」
  听见慕言的话,慕雪梅心里舒服了一点,也就没揪着慕言不放,不过刚刚她
看见赵玲玲不跟慕言说话就罢了,慕言也不跟赵玲玲打招呼?这两个人又发生了
什么?
  慕言闻言脸上有些尴尬,解释道:「刚刚不是有点喘不过气来嘛,所以就没
跟赵玲玲打招呼。」
  他怎么敢告诉慕雪梅,中午把赵玲玲的心按在地上狠狠摩擦了一回……
  慕雪梅耸动了几下琼鼻,隐隐能闻到儿子身上有女人的味道,还有一种怪怪
的味道,性经验仅有几次的慕雪梅没发现这味道是什么味道,不过光是那股女人
的香味,也知道慕言肯定是跟宋可心腻歪了一阵,想到这些,心里又有些难受了,
干脆也不说话,静静的向着家走着。
  慕言虽然不知道慕雪梅怎么突然又不说话了,不过看见慕雪梅的脸色不是很
好,也不敢惹慕雪梅,毕竟这会心里正因为跟宋可心欢好而耽误给慕雪梅送饭的
事愧疚着。
  慕言推着自行车跟慕雪梅并排而行,母子俩默默的回到家,慕雪梅换了鞋,
看见鞋柜上没有不属于自己的高跟鞋,心情稍微好了点,说了句我先去洗澡了,
便回房去了。
  慕言把饭菜拿回厨房,放进冰箱里准备明天再吃,从厨房里出来后就看见慕
雪梅拿着睡衣进了卫生间,想了想,便走到客厅里,拿起电话给宋可心打了过去。
  「喂?」
  电话很快就接通,宋可心甜甜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或许是怕电话是慕雪梅打
过来的,有些小心翼翼的感觉。
  「宝贝,是我,你到家了没?」
  慕言做好饭之后,宋可心也收拾了一番,从床上起来了,虽然慕言让自己先
吃饭,不过因为刚刚跟慕言做了一次,她有些不好意思留在慕言家里吃饭,万一
吃着饭慕雪梅回来多尴尬啊,所以收拾好之后跟慕言几乎是一起离开的。
  听见是慕言的声音,宋可心就轻松了不少,声音也甜了不少:「刚回到家,
还没下车呢,你怎么这么快就回家了?」
  「我走到半路就看见我妈了,她已经自己吃过晚饭了,所以回来的快。」
  「啊?那,那你妈有没有说什么啊?」
  宋可心有些紧张,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她可不想让慕雪梅对自己产生不
好的想法,万一慕雪梅以为自己索求无度,天天缠着慕言做那种事,那就糟糕了,
虽然妈都叫过了,但是这种事还是很羞耻的。
  「妈没说什么,放心吧,就是说了什么,也有你的好老公帮你扛着啊!」
  慕言本想作弄下宋可心,不过想到宋可心拿出莫大的勇气来跟自己的妈妈见
面,还得到了妈妈的认同,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不过还是在最后又调戏了一下
宋可心。
  宋可心听了慕言的话,绷紧的娇躯放松下来,娇嗔道:「吓死我了,人家才
不是你老婆呢!」
  慕言还是忍不住调戏道:「咦,我也没说你是我老婆呀?」
  「讨厌鬼,不跟你说啦,人家饿了。」
  「嗯,那你快去吃饭吧,饿坏了我的大宝贝,老公会心痛的。」
  「好啦好啦,就这样吧,拜拜!」
  宋可心甜甜的挂了电话,下了车走路都弥漫着一股恋爱的气息,进了门后换
上拖鞋,刚要上路,却看见温柔还在餐厅吃饭,便走了过去。
  坐到温柔身边,宋可心问道:「柔柔,怎么这么晚才吃饭呀?」
  「妈你回来啦,吃饭了吗?没吃我给你盛饭!」
  「没……」
  「那妈你等等」
  温柔打断宋可心的话,欢快的去盛了一碗饭过来放在宋可心面前,重新坐下
后,才说道:「回来看书忘记时间了。」
  见女儿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开心,宋可心拿起筷子夹了口菜,问道:「柔柔
今天这么开心?发生了什么好事呀?」
  自从得到宋可心的支持后,温柔就没打算瞒着宋可心,闻言便开心的说道:
「慕言呀,慕言今天理我了,而且还说会一辈子对我好呢!」
  宋可心夹着菜的手一抖,虽然自己也做好了决心,有了觉悟,不过听见女儿
这么说心里还是有些难受,要是能独享慕言的爱该有多好啊。
  不对,自己还没跟小男人透露这些事,他怎么会突然改变态度?
  宋可心把菜送到小嘴里,心里默默的想着慕言改变态度的原因,一时之间也
忘了回应温柔的话。
  温柔说完后就一脸开心的看着宋可心,结果却发现宋可心有些愣神,不由的
伸出玉手在宋可心眼前挥了挥道:「妈?你怎么不说话啦?」
  「哦,妈是为柔柔你感到开心,这小家伙总算没眼瞎,知道我们柔柔的好了。」
  看着温柔的笑脸,宋可心点了下温柔的额头,继续道:「好啦,看把你高兴
的,快吃饭吧!」
  「我吃饱啦,妈,我上楼了!」
  温柔起身在宋可心的脸蛋上亲了一下就跑。
  「哎呀,你没擦嘴就来亲我,看我等下不打你屁股!」
  宋可心喊了一句,见温柔欢快的身影消失在厨房里,脸上的笑容终于落了下
去,有些落寞的吃着碗里的好像没了味的饭菜。
  随便吃了点饭,明明肚子是饿的,但是宋可心却没有了食欲,回到房间,散
架了似的躺在床上,玉手捂着脸,想着本来要跟温柔说的事,忽然觉得自己好不
要脸,就像是一个不知廉耻的什么一样。
  「自己这样做真的对吗?」
  宋可心将捂着脸的手举到头顶,五指分开,透过指缝看着头顶的灯光,灯光
有些刺眼,不过宋可心却依旧执着的看着灯光。
  良久,宋可心从床上起来,脱掉身上的衣服,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身体,两
颗玉乳上还留有几颗草莓,手指抚摸着慕言留下的痕迹,喃喃自语道:「不管怎
样,跟他离婚先……」
  温柔扑在自己的床上,柔软的空调被覆盖着她的上半身,穿着睡裤的玉腿则
是露在被子外,不时的拍打着床。
  只要一想到今天跟慕言的相处,慕言说的话,温柔的心里就甜的像吃了糖一
样,又是开心又是有着女儿家的羞涩。
  直到感觉有些窒息,温柔才一把掀开被子,脸蛋红扑扑的喘着气,等呼吸顺
畅一些后,又拿过一旁放着的娃娃,玉手拍打着娃娃的头,娇嗔着低语:「讨厌
鬼,讨厌鬼,都怪你!」
  一会后又把娃娃扔在一边,在床上翻着身体,温柔今天实在太开心了,兴奋
劲还没过去。
  「柔柔,妈妈想跟你说点事。」
  门外,洗完澡的宋可心最终决定还是想看看女儿对这件事的态度,于是便来
到了温柔的门外。
  听见宋可心的声音,温柔理了理秀发,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门没锁,妈
妈进来吧。」
  门应声而开,宋可心进来后看着温柔脸上还未消散的红晕,心里隐隐知道女
儿在想些什么,抿抿嘴走到床边坐下,玉手抚摸着温柔的脸也不说话。
  「唔……」
  温柔有些享受的蹭了蹭宋可心软若无骨的玉手,甜甜檽檽的说道:「妈妈怎
么了呀?」
  「……」
  宋可心玉手一顿,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跟温柔开口,除了因为羞于启齿外,也
有点不忍心让温柔此刻的开心被她所破坏。
  「嗯?」
  温柔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宋可心,不明白宋可心脸上一闪而过的复杂是什么意
思,不过温柔也没问,反而是把头埋进宋可心的胸前,环抱着宋可心说:「妈,
不管发生什么事,柔柔都会支持你的!」
  「如果妈要和你爸离婚呢?」
  听了温柔的话,宋可心忍不住脱口而出把话说了出来,心里竟然隐隐的轻松
了不少,不过脸上却又像一个正在等待法官发落的囚犯一样,有些紧张又有些后
悔。
  「离婚?」
  温柔愣了下,宋可心不提温霆锋,自己都差点忘记自己的父亲长什么样了,
印象中是有多久没看见父亲了?
  母女俩沉默了,宋可心在等待温柔的答案,温柔在回忆着父亲的记忆。
  良久,温柔抱着宋可心的手收紧了一些,埋在宋可心胸前的小脸看不见表情,
只有她的低语:「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会站在妈妈这边……」
  宋可心吐了一口气,刚刚她的小心脏一直扑通扑通的跳着,温柔的话让她既
欣慰感动又羞愧,感动的是女儿对自己的支持,羞愧的是自己抢了她的男人……
  轻轻的抚摸着温柔的头,宋可心低语道:「柔柔,妈爱你,不管妈做了什么,
妈都是爱你的!」
  「妈妈,我也爱你!」
  ……
  翌日,正在美人窝里的温霆锋收到了妻子的离婚协议,气的温霆锋砸了不少
东西,吓得两个长相极为相似的女人在床上紧紧的抱为一团,不知道这个长相斯
文心里却比她们还脏的男人受了什么刺激。
  「贱人!贱人!」
  温霆锋一边低吼,一边把视线里的东西都砸完后,转身回到床边,一把攥住
其中一个女人的头发,在女人的痛呼中把女人从床上拉了下来,然后用好似毛毛
虫一般的肉棒在女人的嘴唇上胡乱的顶着,骂道:「给老子张开嘴!」
  女人不敢反抗温霆锋,张开嘴含住了毛毛虫一般的肉棒,眼底却闪过一丝鄙
视,她虽然脏,却也看不起这种男人。
  肉棒进入女人的嘴后,温霆锋呼出一口气,对还在床上的女人骂道:「你也
给老子滚下来!给老子舔屁股!」
  床上的女人心痛妹妹刚刚的遭遇,听见温霆锋的声音,急忙从床上下来,双
手掰开温霆锋的屁股,把脸埋了进去……
  3分钟后,温霆锋浑身颤抖了一下,把肉棒从女人的口中抽了出来,也不管
地上的两个女人,自顾自的去浴室里洗了个澡,然后便离开了这里。
  两个女人等温霆锋走了之后,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刚刚给温霆锋口交的
女人抱紧给温霆锋做毒龙的女人,哭泣道:「姐,我们离开好不好?」
  姐姐把妹妹抱在怀里,眼泪也流了出来,像是问自己,又像是问妹妹的说道:
「我们能离开吗?」
  「呜……」
  温霆锋离开后,开着一辆不太起眼的小车来到了一家茶馆,然后进了一间安
静的房间,静静的等待着在路上越好的人。
  大概15分钟后,门被打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在温霆锋的对面坐下,语
气中带着一丝不爽的问道:「这么急着约我出来做什么?」
  温霆锋把离婚协议从包里拿了出来,甩在男人的面前骂道:「火都烧屁股了,
这贱人今天突然给我寄了这个!」
  男人拿起桌上的A4纸,眉头一皱,说道:「离婚协议?她怎么突然要跟你
离婚?是不是我们的事被她察觉了?」
  男人不愧是做市长的,脸上一点也没有慌张,反而平淡无比的好像聊着家常
事一般。
  「不可能!我身边都没有她的人,就算有,我们要做的事我也从来没有转过
手交给别人,她怎么可能知道?」
  说到这里,温霆锋好像突然顿悟了似的张口道:「这贱人是不是在外面有人
了?」
  赵文卓没有说话,低着头好似在沉思,直到温霆锋有些不耐烦了,才说道:
「你可以去查一查,至于离婚,你看着办,这点小事要是都办不好,你就别想要
那些东西了。」
  面对赵文卓犀利的眼神,温霆锋咬咬牙点头说道:「好,我知道了。」
  赵文卓点点头便起身离开茶室。
  另外一边,张晓丽早上起来后,也不管江大山还在睡觉,直接掀开性感的睡
裙,露出泛黑的小穴坐在江大山的脸上,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或许是已经养成了习惯,即使是在睡梦中,江大山也能准确无误的将张晓丽
的肉穴含着,等张晓丽的尿液从尿眼里喷洒而出时,一点不漏的全部喝进肚子里。
  晨尿解决完之后,张晓丽在江大山的脸上蹭了几下,江大山的舌头好像养成
条件反射的伸出来,把张晓丽的黑穴舔干净,舔完后还咂了咂嘴,整个过程江大
山完全没有醒过来。
  张晓丽起来后洗漱了一下,便准备着早餐,把早餐做好后,接到了吕德华的
电话,电话里,吕德华约张晓丽出去玩,张晓丽当然知道吕德华的玩是什么意思,
想到吕德华那根让她死去活来的大鸡巴,胯下的黑穴便湿了。
  不过张晓丽拒绝了吕德华,并且明确表示以后不想再见面了,便把电话给挂
了。
  挂了电话,肉穴因为吕德华的淫言而产生的瘙痒让张晓丽有些不舒服,翻了
翻冰箱,找到一根粗大的黄瓜,眼里泛着水雾的将黄瓜插进了肉穴里,冰冰的触
感让张晓丽打了个寒颤。
  「虽然温度差了点,不过也很舒服的嘛……」
  嘀咕了一句,张晓丽有些别扭的回到房间里,将淫骚臭脚踩在江大山的脸上
一阵研磨,骂道:「死鬼,起来吃饭了!」
  前两天,张晓丽大发慈悲的让江大山回到了床上睡觉,不过江大山只能打横
在张晓丽的臭脚丫子一头睡,而且睡床的代价就是在张晓丽睡着之前,必须一直
给她舔臭脚丫子。
  被张晓丽的脚趾头夹着鼻子,江大山很快就醒了。
  看见脸上熟悉的脚丫,鼻子充斥着熟悉的味道,江大山直接把脚尖含在了嘴
里,讨好的看着床边的张晓丽。
  「唔……」
  张晓丽呻吟了一声,接着又用脚趾头玩弄着江大山的舌头,玩了一会后才把
脚收回来,骂道:「起来吃饭了!死鬼,以后有的是你舔的时候!」
  「好的,老婆!」
  江大山立马从床上爬起来去洗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江大山有点想不明白
张晓丽的态度,自前两天开始,张晓丽不但让他回到他们的婚房里睡,还准许自
己跟她同桌吃饭,这巨大的变化差点让江大山怀疑张晓丽换了个人。
  不过当张晓丽熟练的坐在他脸上,把自己当厕所用时,江大山便知道这个还
是自己所熟悉的女人,虽然不知道张晓丽为什么突然转变,也不知道这样是好是
坏,江大山依旧坦然的接受张晓丽的改变。
  餐桌上,面对张晓丽不时的把早餐夹到自己的碗里,江大山终于还是忍不住
问了出来:「晓丽……你最近是怎么了?」
  张晓丽眼一瞪,骂道:「怎么?老娘想怎么样你管的着吗!怀念以前的生活
了?」
  江大山急忙摆手道:「没没没,晓丽你想怎么样都行,我就是有些不太习惯
这样的你,感觉变了好多。」
  张晓丽没有回答江大山,默默的吃完饭,期间不时把手伸到胯下弄了几下黄
瓜,直到吃完饭,在江大山有些不知所措的目光中,才开口说道:「你要是不喜
欢现在这样的生活,我也可以继续像以前那样……」
  说完,张晓丽幽幽的看着江大山,其中的详细原因张晓丽并不打算告诉江大
山。
  江大山脸上一阵变幻,面对张晓丽的目光,沉默了一会,说:「现在也挺好
的,我挺喜欢的,喜欢。」
  张晓丽把手伸到睡裙里,抽出沾满液体的黄瓜丢到餐桌上,声音有些妩媚的
说道:「喜欢你就把它吃完!」
  看着桌子上散发着一股骚味的黄瓜,江大山毫不犹豫的拿起来咬了一口,看
见这一幕的张晓丽转身扭着屁股向着卧室走去,在江大山看不见的脸上,闪过一
丝微笑……
  宋可心一大早起来后就去了公司,准备好离婚协议后就秘书给温霆锋送了过
去,查看了一下公司的运营情况后,便开车去了全市最好的家具城,花了大概半
个小时,选了不少的家具后,填上了慕言家的地址后就开车离去。
  到了慕言家,慕雪梅和慕言都已经不在家里了,拿出钥匙打开门,在慕言的
家里等了差不多半小时,家具城的人便送货过来了。
  宋可心指挥着工人把家具放好,并且把旧的家具拉走后,看着简直焕然一新
的小窝,忍不住躺在了慕言的床上。
  当然,慕言家里陈旧的家具宋可心也没有说扔掉,而是让工人拉到了指定的
地方放着,特别是那张极有意义的床……
  昨晚宋可心回到房里后,一个人躺在床上已经想清楚了,事情都已经到了这
个地步了,自己的便宜也让慕言占完了,凭什么还要自己费心费神的去想那么多?
  自己接下来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好好享受慕言的爱就好了,偶尔在慕言不
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稍稍的在他身后推他一把就是了。
  就是对不起女儿就是了,大不了以后如果慕言和自己都搞不定女儿,自己再
离开就是了,不过有自己的帮忙,慕言还搞不定温柔的话,那他也没资格拥有自
己了。
  躺在新床上,宋可心此刻心里没有一点烦恼,慕雪梅?妈都叫了,还有什么
不好意思的,要是她给自己难堪,自己就在慕言身上找回来!
  想到昨天在跟慕言爱爱的时候,自己提到慕雪梅后的反应,宋可心忍不住笑
了出来,暗道:自己要好好想想怎么让慕雪梅也躺到慕言的床上了……
  想到母子乱伦的那种禁忌感,宋可心不禁满脸通红,双眼放光,就连呼吸也
有些急促……
               一个月后
  慕言的校园生活一层不变的进展着,他设计的东西已经完成,也交给了宋可
心去经营了,他已经不想再继续在学校里浪费时间了,只是慕雪梅那边不用说也
不会同意的,慕雪梅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他能考上首都或者魔都的那几所
大学。
  不过学校里虽然无聊,但是已经想开了的慕言偶尔调戏一下温柔也挺有意思
的,而且最近赵玲玲也没再来找自己,有几次看见了,也是没有言语的互相擦肩
而过。
  虽然自己做的事情挺渣的,但是慕言还是希望赵玲玲有自己的未来,不要再
继续把时间浪费在自己身上了。
  慕雪梅依旧开着那家没什么生意的杂货铺,现在她也有点不想去为慕言拼搏
了,不是说不爱儿子了,而是这个儿子好像突然长大了一样,竟然靠他自己就赚
了7位数的钱,虽然是那个骚狐狸手上赚的,不过慕雪梅依旧认定就算骚狐狸不
要慕言的东西,慕言也一样能卖出这个价钱。
  想到骚狐狸,慕雪梅有些脸红心跳加速,这一个月的同床共枕,让她有些害
怕这个女人了……
  「妈,在想什么呢?」
  蹦蹦跳跳的赵玲玲进了杂货铺,看见脸色红润的慕雪梅好像在发呆,不禁伸
手在慕雪梅的面前挥了挥,好奇的看着慕雪梅。
  「啊?玲玲你下课了啊!」
  慕雪梅赶紧收回思绪,只是脸上的红晕依旧没有消散……
  温柔最近过得很开心,即使宋可心这个月经常出差不在家里,温柔也没有感
到孤单。
  那天妈抱着自己说要跟爸离婚的事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唔……不知道慕言在
做什么呢?
  讨厌,又想到这个坏蛋了!
  温柔当然不知道她想念的人正压在说去出差的那个人身上进行他们的造人计
划……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撸太郎』 -- 『www.rthyuan.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