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撸太郎最新地址发布站『www.rthyuan.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绿!不仅仅是种颜色】(更新到第19,20章)




  第十九章:不在计划之内
  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姐姐家,开门的是姐夫,我一眼就看到了他手上贴着好
几张创可贴,还好,不是什么大伤,也放心了一些。
  卧房里隐隐还有姐姐的抽泣声,我示意妻子到里面去安慰姐姐,自己拉着姐
夫到客厅里询问情况。
  在电话里的时候,他讲的无头无尾,很难做判断。现在需要他从头到尾仔细
的说一边。
  姐夫点点头,开始慢慢的讲述,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今天早上的时候,姐
姐收到条信息,是个陌生号码,大概内容就是称赞姐姐是难得一见的美人,想和
姐姐认识。
  这类短信,姐姐以前曾经收到过无数,她也不在意,全当垃圾信息,到中午
的时候,又收到了那个号码发来的信息,这次的内容是说,想和姐姐做个交易,
好处不仅有大笔的金钱还能享受到一定的权利,姐姐以为是诈骗信息,也没理会。
  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又是那个号码发来信息,这次直接就是威胁的口气,
说如果姐姐不同意,就要让她身败名裂,并且发了一个视频文件到姐姐的邮箱里,
就是这个视频文件,让姐姐痛不欲生,有了轻生的想法。
  「视频在哪里?」我话刚出口,就听到一声「不要……」
  然后姐姐急急忙忙的从卧室里跑出来,鞋子都来不及穿,睁着眼睛看着我,
她咬着嘴唇,眼睛哭得红肿,面容很是憔悴。
  我不是很明白,转头看了看姐夫,这时候,姐夫向着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努
了努嘴,我作势就要去打开笔记本。
  「呀……你……」姐姐看到我的动作,说了一句就迅速扑了上来,我本想是
挡住她,结果是姐姐冲的太快,一下就扑到了我怀里,害怕她摔倒,下意识就抱
住了她,这…………被眼前的动作弄得愣了一下。
  这场景有点暧昧,就像是一对情侣分开了好久,突然在火车站遇到,女孩子
跑过来扑到男孩子怀里撒娇的情景,姐姐也明显的一愣,然后迅速推开我,带着
哭腔说到:「你不许看。」
  我没有说话,狠下心瞪她一眼,见到姐姐似乎又要哭出声,赶快示意妻子过
来安抚她坐下,此时我们四人刚好全坐在了沙发上,当我打开视频的时候,姐姐
又是一阵扭捏,还用她的大长腿蹭了一下我的屁股。
  搞得我很无语,你边上坐着我老婆,我边上还坐着你老公,你这一副小女撒
娇的姿态,让他(她)们怎么想?不明情况的还以为我俩是情侣关系咧。
  不去理会她,仔细观看视频,这里应该是个果园,四周都是果树,在一棵果
树下,铺着一张毯子,上面有一对男女正在艹逼,我一愣,这…………怪不得姐
姐这么反对我看视频,这里面的女人不会就是她吧。
  我转过头看了一眼姐姐,唰……她的脸瞬间一片红霞,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迅速把头埋到妻子的怀里,这时候妻子也一脸是笑非笑的表情,只不过,她的眼
神似乎有点躲闪,我也不在意,关注点全在视频上。
  视频的质量有点模糊,估计就两三百的像素左右,而且距离有点远,这女的
一眼看去是姐姐无疑,脸型很像,长发,圆润的胸,皮肤很白,臀部圆润,厚实,
是蜜桃臀无疑。
  她躺在毯子上,双手弯曲向后,用手肘微微撑起自己的身子,腿分开成M字
型,男人双手分别压着她的膝盖,跪在她两腿中间艹逼,这男的肯定是个老手,
因为,他上身基本没动,只是靠腰部的力量就能带动臀部进行前后式的抽插。
  而且频率稳定,爆发力十足,每一次都能感觉到他插的很深,才看了这么一
会儿,我的鸡巴就开始硬了起来,其实,我也很喜欢这个姿势,因为,在艹逼的
同时还可以看到自己的鸡巴在逼里进进出出的情景,很是激情。
  在场的不只是我起了反应,姐夫这边,眼睛已经开始有了绿光,这场面可比
那晚在公园里看到的劲爆多了,公园那次,黄凯是整个人伏在姐姐身上艹逼,这
次可是能看到全景,动感十足。
  妻子这边也开始有了反应,满脸通红,眼神还带点兴奋,因为现在,姐姐还
把头埋在她怀里,她还有意无意的用姐姐的脸摩擦自己的胸部,姐姐现在虽然是
趴着,看不到表情,但她时不时也会瞄一眼视频,隐隐能察觉到她大腿的内侧肌
肉在相互摩擦,如果现在把手插进她逼里,估计都能带出一手的水渍。
  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正事要紧,开始仔细分析视频,这个女
人是姐姐,那么这个男的是谁?
  视频质量模糊,镜头较远,脸是看不清的,只是从身型上感觉有点熟。
  「这男的是谁?」我顺着自己的思路随口问了一句,结果收到妻子的一个白
眼,这时候才想起来,不应该当着大伙的面这么问,点头示意让妻子带姐姐离开,
然后才转过头看着姐夫。
  他自己也知道我想问什么,缓缓道:「现在已经不是原不原谅的问题了,她
是我妻子,我必须保护她。」
  姐夫会这么说,我也能想到,毕竟,我和他早就清楚姐姐在外面有男人的事
实,只不过,现在情况比较特殊,我需要他一个肯定的态度。
  姐姐既然把视频带回来,并且还承认自己就是视频里的女人,这就相当于变
向的承认了自己在外面偷男人的事情,她拿着刀的那会儿估计就是等姐夫的态度,
如果姐夫不原谅她,可能就会真的割向自己。
  确认了他们夫妻俩没闹什么裂痕,我才好安心处理这件事,父母亲那边是暂
时不能让他们知道的,两个老人,和他们说这事,除了弄得他们血压高升以外没
有任何益处。
  分析这件事的起因,应该是那个陌生人得到了姐姐的视频,然后以这个视频
要挟姐姐和他做什么交易,具体是什么交易,目前还不清楚,那个陌生人应该是
在等姐姐同意了才会透露出来,那么现在就只能通过这个视频来做分析。
  这也是目前的唯一线索,那个陌生人是谁?是那个视频里艹姐姐的男人?不
会,姐姐到现在都不肯说出那男人的名字,这点足可以说明,她和那个男人的关
系很好。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猎人俱乐部的人了。
  因为,婉儿曾说过,俱乐部里姐姐的视频有长达十几小时之多,是黄正照他
们?有这种可能,这样的手法和公园的那次很相似,都是通过拍摄视频来做威胁,
但是让我很疑惑的是,既然有那么多的视频文件。
  为什么要用一个这么模糊的来做威胁?而且只有短短的3分钟时间,不提别
的,姐姐和那个班叔在仓库里艹逼的那段视频,就很清晰,逼里流出来的水都看
得清楚,这么高清的视频不是更具有威胁力吗?
  难道说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这时候,我突然有种想法,第一点,就是这个
陌生人手里仅仅只有这段模糊的视频,第二点就是,这段视频根本就是一段假的
视频。
  先做个大胆的分析,猎人俱乐部里确实存有姐姐被艹的视频,因为我也亲眼
所见,而且,姐姐也确实被那个男人在果树林里艹过,不然她也不会这么肯定那
个女人就是自己,从这点上就可以排除了猎人俱乐部的高层和那个艹过姐姐的班
叔。
  因为他们手里可是有比现在这个更高质量的视频的,剩下的可疑人就只有黄
正照他们了,还有就是,连婉儿这种级别的人都只能靠偷偷摸摸才能弄得姐姐的
一段视频,那么黄正照就更不可能有了,也许他们只是无意中听到了相关的信息,
所以模仿制作了一段相似的视频。
  这就解释了这个视频为什么这么模糊,因为越清晰就越容易分辨事实,但是,
这段视频到底假在哪里?只是因为模糊吗?这个理由还不是很稳当,想到这里,
我才意识到这是个很重要的线索,也许真能从视频里找到什么。
  从新打开电脑,一遍一遍的重复查看视频,观察每一个细节,任何一件事情
的发生都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几大要素,其中的时间和地点,还有
事件,姐姐都已经默认了,不需要再考虑,关键就在于,人物…………
  不对、不对,这个视频的拍摄有问题,画面有抖动的痕迹,这应该不是偷拍,
而更像是一次摆拍,我们这些人在看视频的时候都进入了一种正常的模式,就是
都会被视频里精彩的内容给吸引住,而忽略了一些异常。
  这条细微的线索一开,我的灵感就像得到了什么牵引一般,视频里点点的不
寻常一下就又找到了几处,最大的一处就是声音,对,就是声音,这个视频并不
是无声的,风吹的声音,虫子叫的声音,但就是听不到那对男女的声音。
  这么激烈的高频率的抽插,女人竟然一声淫叫都没有,如果说,是因为离镜
头太远,传不到,那为什么又能听到艹逼发出的啪啪啪的声音?她(他)们是有
意的吗?有意要掩饰自己的声音?一定有问题。
  还有一处疑点,就是视频里的这个女人,姐姐被艹的场景我是见过的,就是
仓库那一次,她躺着的姿势和视频里的女人一模一样,只不过一个是在米袋上,
一个是在地上,发现这处疑点只是我的一个推测。
  还不确定,因为说出来有点难为情,这需要姐姐的帮忙,还有一处疑点,就
是在视频的末尾,画面向旁边偏离了一点,在不远处的地方,出现一个房子的一
角,蓝色的铁皮房,瞬间让我想到了那个仓库。
  就是那个班叔和姐姐艹逼的仓库,这么联想起来的话,视频里正在艹姐姐的
人就是班叔了,怪不得开始的时候我会觉得有点熟悉,视线又回到这个男人身上,
不对,这个人不是班叔。
  种种迹象表明,他都不可能是班叔,他在仓库里艹姐姐时,偷拍的视频能那
么高清,为什么在仓库外面就不能?
  其次就是,视频里这个男人高频率冲刺抽插有3分钟之久,班叔一一个将近
60岁的人能有这样的体力?
  这个时候,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那个班叔肯定是在这个果园里艹过姐姐的,
但是,视频里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班叔,而姐姐在慌乱之下,把他误认为是班叔?
  后面的这两个疑点都需要姐姐来解答,但现在她情绪还不是很稳定,不能再
刺激她。
  我关掉电脑,和姐夫聊到,「业哥,多劝导姐姐一些,她最在乎的就是你的
态度,还有就是这两天学校应该考试了吧,帮姐姐请个假,她现在的状态不能再
去学校了。」
  姐夫没说什么,点点头走进了卧室。
  整个房间变得有些沉闷,这件事来得太突然,把我前些日子设计好的计划完
全打乱了,而且,现在的情况对我们来说,处于被动当中,没有任何可以反击的
点,主要原因就是,不知道那个陌生人到底想干嘛。
  如果只是威胁要把视频公开,那倒没什么可怕的,这个视频现在对我来说,
到处是疑点,很容易就能够找理由去澄清事实真相。
  晚上的时候,妻子去打了夜宵回来,姐姐姐夫从下午到现在一点东西都没有
吃,现在她情绪也不再那么波动,趁着吃东西的时候可以和她聊聊我的看法。
  「姐,我有一些想法和你说说。」
  「嗯」姐姐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应了声。我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缓缓道:
「现在主要的事情是要知道那个陌生人想和你交易什么,我们可以先套他的口风,
之后再做决定,看他的行事应该是很急切的,你让他把交易的内容说出来,估计
他会答应。」
  「那要是他不肯呢?」
  「应该不会,你提出要先知道内容,就已经是变向的答应了,他不会拒绝的,
而且…………我也怀疑他并没有多少能够威胁到你的筹码。」
  「为什么?」姐姐和姐夫还有妻子听到我这一说,同时就问了出来。
  「我从个视频里看出一些问题,而且怀疑他们就只有这个视频作为筹码了。」
  「是什么问题?」
  我看了姐夫和妻子一眼,说到:「姐,我需要和你单独谈谈。」
  听到我这句话,姐姐向姐夫看了一眼,似是在询问,姐夫点头后她才扭捏的
进了卧室,我这才起身拿了笔记本跟了进去,妻子这时候却突然显得有些紧张,
十个手指绞在一起,好像想和姐姐交代什么,又不好说的那种表情。
  我心里暗想,这是害怕等下姐姐说漏嘴,把你们的秘密给抖出来吗?
  进了卧室后我把门关上,没有关严实,留了一道缝隙,其实这么做只是为了
避嫌,毕竟,人家的老公还在外面呢,刚一转身,就看到了两道人影凑了过来,
呵呵,这两个家伙是打算偷听。
  姐姐这时抱着腿坐在床上,我过去坐她旁边然后打开电脑,同时对她说到:
「姐,等会儿我会问关于这个视频的一些问题,我只是希望你能如实回答,这样
我才好做出正确的判断。」
  姐姐听到我的话后,唰的一下脸色火红,一直到颈部,咬着嘴唇,定定的看
着我,很难为情的样子,良久后才点了点头。
  心里也是很无奈,现在才知道难为情?张开腿让人进去的时候,怎么没想到
会有今天?
  当看到她脸颊还有泪痕的时候,又有点心疼,哎,算了,这可是自己的姐姐。
  「姐,你能不能把衣服的最下面两个扣子给解开,然后躺床上?」我说这句
话的时候,根本不敢看她,低着头,脸有些红。
  咣!!脑袋突然一痛,捂住头就看向姐姐,她现在跪在床上,手伸到我面前,
食指和中指成勾状,一脸的娇羞,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操!刚才受到她一记板栗
攻击,这可是她的成名绝技,小时候和她干架,经常中招,大意了,多年不曾开
战,都忘了这茬。
  心里无比的郁闷,强忍住和她『干一架』的冲动,认真的说到:「姐……我
只是想从身型上做判断,视频里的那个女人是不是你而已,你紧张什么?」
  「哼!」看到我的表情后,她也知道我不是在调戏她,只哼了一声表达不想
吃亏,还是照做了,这时我退到一边蹲下,这个距离和角度就是视频里那个镜头
的大概位置。
  「姐,用双手把身子撑起来一点。」
  好的,有结果了,心里一喜,如我所料,视频里的女人根本不是姐姐,长期
的锻炼使得姐姐的小腹上有一条不是很明显的人鱼线,就算是在弓着身子的状态
下,只要仔细观察,还是能发现的。
  最主要的是,两个女人现在都是同样的姿势,视频里那个女人的小腹上方,
明显能看到有两条肋骨,而姐姐的没有,换句话说,就是那个女人要比姐姐瘦。
  嘿嘿!是婉儿那小妮子。我敢肯定,能和姐姐这么相似的人,除了她估计很
难再找出另一个了。
  毕竟,婉儿曾经作为姐姐的高仿版本出现过,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她为什
么要这么做?
  看来这事有点复杂,得先压一压,视频里这个女人既然是婉儿,那这个男人
还会是那个班叔吗?婉儿说过不认识班叔的,她的话可不可信?
  我眼神复杂的看向姐姐,什么鬼,滥交到这程度,还不肯坦白,活该你倒霉,
姐姐这时候已经坐了起来,许是见我久久的看着自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又把头埋到膝盖间。
  心里叹了口气,这事情感觉越来越乱了,一步一步来吧,先从这个男人开始,
我靠近了姐姐一点,问到,「姐,你真的和这个男人在这果园里做过吗?」
  姐姐听到后,头埋得更深了,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你看清楚一点,真的是他?」
  其实我这么问是有误区的,因为,在我的猜测里面,这个男人根本不是班叔,
而姐姐确实被那个班叔在这里艹过,所以,她一直都认为这个男人就是班叔。
  果然,再次听到我重复的询问,姐姐可能是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两眼泪汪
汪的瞪着我,带着哭腔到:「怎么,我做的事我自己负责,不要你管……呜呜
……你走……呜呜……」
  见她这一哭,心又软了下来,本想骂出来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我挪到她
后面,扶着她的肩膀,轻声细语的安慰到:「姐,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我只是觉得,这个男人不是班叔,所以才让你再认真确认一次。」
  听到我这句话,姐姐突然一愣,接着就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转身就扑了
过来,一下就把我摁倒,然后直接就坐在我胯上,见我还要坐起来,她迅速双手
分别抓住我的手往床上压,操,力气这么大,练过跆拳道吗。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由于身高和手长的关系,她把我的手这么一压,就
造成了她自己紧紧的贴在了我身上,胸口被两团很有弹性的肉球压着,下身一直
都没有完全软化的鸡巴也感觉到了被一个柔软的肉包压着,让我不自觉的向上一
顶。
  而且,我们两个现在基本就是鼻碰鼻,嘴碰嘴,她的眼泪,鼻涕,就这么沾
到我脸上,我虽然迅速有了反应,可是姐姐似乎没有察觉到什么,她此时脸红得
就像被火烤过一样,满脸的羞涩和不可思议,气喘吁吁的问到:「说,你是怎么
知道班叔和我有关系的?」
  现在的我还处在自己的思维逻辑里面,听她这么一问,就随口而出:「我觉
得,以班叔那样的年纪,是不可能有这么好的体力的,你看看啊,那个男人可是
持续了3分钟的高频率冲刺,班叔觉对做不到。」
  「你还说……啊!」
  姐姐尖叫一声,张嘴就咬住了我的喉咙,不想让我再说话,脖子一痛,人瞬
间就清醒过来,我……操……该死的,说漏嘴了,我怎么把班叔给说出来了?
  就在我思考要怎么圆谎的时候,门口偷听的两个人也听到了姐姐的尖叫声,
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推门就进来了,结果看到…………
  「怎么了?怎么了?」
  「啊…………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同时两个声音响起,前面一个是姐夫的问话,后面则是妻子的惊呼。
  这时候,姐姐才反应过来,一下就坐了起来扭身向后看,操了,她不坐起来
还好,这一坐起来,我的肉棒和她的逼逼贴得更紧密,而且,我的肉棒经过刚才
的摩擦,变得更硬了,下身一酥麻,姐姐臀部微微一抖,「嗯哼」一声呻吟就不
自觉的从嘴里出来。
  这声音一出来,我就知道要完了,这回跳黄河都洗不清。
  姐姐也意识到了,双手捂住脸,从我身上跳起,钻到枕头底下,嘴里还不断
的解释,「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姐夫这时候一脸淫荡的看着我邪笑,妻子这时也反应过来,匆匆就到我面前,
一巴掌就呼过来,尖叫到:「死鬼,给我滚出去。」
  我也很无奈,想解释什么,又不懂该怎么解释,只能悻悻的溜到客厅。
  『砰』的一声,卧室的门被关上了,姐夫这时也到我旁边坐下,递过来一支
烟,淫笑的问到,「感觉怎么样?嗯?」
  不想理会这SB、闭上眼睛躺沙发上休息,姐夫也不在意,在一边一直嘿嘿
淫笑。
  这些天打算先住在姐姐家,这件事还没个明朗的结果,害怕姐姐情绪又反复,
我住这里也能起到让她(他)安稳的作用,毕竟,现在都把我当主心骨了。
  然而,现在整个屋子到处充满了尴尬的气氛,就为昨晚和姐姐发生的事情,
姐夫倒是没什么,姐姐就不一样了,每次和我擦身而过,都会眯着眼看我,还故
意把脸凑上来巡视,前段时间她还有意躲着我。
  现在好了,好像是放开了一样,而且还会故意找茬,一见我就会主动凑上来,
在我眼前逛荡,意思就像是说,你不是喜欢偷窥吗,现在整个人摆你面前让你看
个够,她的这种做法我也能理解。
  连她自认为隐藏得很好的班叔都被我知道了,那黄凯,黄正照他们就更不用
说了,而且,姐姐一直都认为,我在跟踪她,购物中心一次,还有公园一次,她
可不认为那是凑巧。
  姐姐的这些表现我是能理解的,但是,妻子的就不知道怎么说了,有事没事
就在我面前抖抖她的胸,要么就抖臀,嘴里还念叨,「怎么样?这样是不是会手
感好一点?」有点含沙射影的意思啊。
  第二十章:意外收获
  和公司领导请假了,现在脑子有的乱,是没有心情去上班的,而且,我也需
要有充足的时间来分析这件事情,说来也奇怪,今天一整天,那个陌生人没有任
何的动作,昨天他还表现得那么急切,一天之内发了那么多想信息,今天却那么
反常,让人很难猜测。
  我现在把黄正照列为第一嫌疑人,其实也好分析,那个叫小晴的女人突然放
弃对我的跟踪,肯定是回归到他的队伍中去了,那就证明黄正照一定有什么计划,
刚好姐姐的事也在这时候发生,哪有这么巧的事?
  只是现在还没有头绪,主要原因就是不明白他们要干嘛,他们的动机是什么?
我要不要来个引蛇出洞?
  不过这么做的话需要姐姐配合,不知道她的应变能力怎么样?要不然就会有
点危险。
  想到这就和姐姐说出了我的想法和一些内容,开始的时候还算正常,当提到
黄正照的时候,姐姐又是那种巡视的眼光看着我,如果不是姐夫和妻子也在场,
估计她铁定又会扑上来咬我。
  其实,也没让她干嘛,就是要她表现得和往常一样,当这件事没发生过,然
后利用时间多和黄凯,黄正照接触,探探他们的口风,如果这事真和他们有关,
多少都会露出点马脚。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一条短信打破了沉默,是那个陌生人发来的,说是已经
给了姐姐一天的时间,问她考虑清楚没有,我让姐姐按照计划回过去,要先知道
交易的内容,不久,正如所料的那样,那边很急切,提出了见面谈。
  到了这一步,主动权就开始有所倾斜了,我们不在那么被动,因为,见面的
时间和地点必须由我们安排,以对方急切的心里来分析,他肯定会同意。
  果然,对方除了要求只允许姐姐一人前往外,其他的都同意。
  看他的语气,像是胜券在握的样子。心里一阵冷笑,我倒是要看你有多大的
能耐。
  见面的时间约在傍晚,地点则是在商业区的一个商场,这种地方在黄金时间
段人多混乱,而且相对安全。
  现在还有时间,我需要教姐姐一些应急的方法,这时候给了姐姐一个早就准
备好的监听器,其实,这个设备是准备对妻子使用的,上次发现妻子的秘密后,
去死党那里要来,但是后面没打算跟踪妻子,所以就没用到。
  这种是双向的,带在耳朵上她说的话我能听到,我说的她也能听到,而且可
以录音,姐姐在拿到监听器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有些尴尬,努力做出认真的表情,教导姐姐使用的方法。
  此刻和她面对面,看着她精致的面容,心跳有点加速,好美啊!为什么到现
在才发现?以前的自己还真瞎,呵呵,下意识的就用手把姐姐鬓角的长发往她耳
后一撩,露出她的耳朵,动作很轻柔,充满了爱意。
  我这一动作让姐姐一愣,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起来,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故
意咳嗽了一声,缓解尴尬,然后解释到:「姐,今天要特别注意不要做这个动作,
会暴露出耳朵上的设备。」哈哈,我真特么的是个天才,这样的借口都能想到。
  姐姐低着头,娇羞的嗯了一声,没说什么了,显得有点扭捏,站也不是,坐
也不是,我也不能再多待下去了,拿好需要的东西准备出门,几人都有些疑惑,
这还早呢?
  我向他(她)们解释到,估计对方会来家附近侦查,如果我不现在出门,那
么等下要再跟踪姐姐出去就很麻烦,到时间的时候我会在半路跟上,姐姐记得出
发的时候把手机定位打开就行。
  在听到我这一系列的安排后,姐姐和妻子相互看了一眼,我从她们的眼神了
看到了震惊,这时妻子忽然转过来,直视我,然后有点怯怯问到:「老……老公,
你……你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些专业知识的?」
  哼哼,怕了吗,专门为了抓你那个奸夫学的,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我并不会
就这么说出来,只是阴着脸,故作神秘的到:「你们不知道吧,很久以前就会了。」
  说完之后转身就下了楼,想都能想到,此时此刻,家里这两个女人的心情肯
定是波涛汹涌,久久不能平静,嘿嘿,要的就是这效果。
  出门后,我选择了去公司,这么做其实是为了保险起见,就算他们早就在姐
姐家附近做了安排,我这在公司一待就是半天,也能让他们误以为是在上班,等
到下午的时候,我租了部车,提早两小时达到现场。
  这是临时决定的,因为想到对方可能不只一个人,到时候如果跟着姐姐过去,
会很被动,到达现场后观察了四周,选择在预定点相隔百米左右的一个商场二楼
实施观察,这里刚好是个走廊,很多人购物后选择在这休息,混在人群中能够很
好的隐藏自己。
  我一边装做玩手机一边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大概半小时后,一部有点熟悉的
车子引起了我的注意,它没有听到预定地点,而是开出很远的地方才停下,车里
的人也没有下车,疑惑中我打开了手机的定位系统。
  果然是她,手机屏幕上的红点就是停车的位置,有意思,看来提前到场这想
法不只是我一个人想到,她也想到了,这女人反侦察的意识还真的可以,应该还
有其他人吧,我顺着街到就开始搜寻起来。
  不久就看到又有两部车同时进入街道,为什么注意它们?
  因为这两部车进入路口后就停了下来,车上同时下来5个人,都是我认识的,
那个瘦子,被姐夫艹过的那个女人,还有废品收购站的那三个男的,他(她)们
下车后迅速混入人群,每个人一个方位,很是专业。
  看来这窝老鼠除了黄正照和那个胖老板外,全部出动了,这件事对他(她)
们来讲,肯定是件大事,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兴师动众。
  时间临近7点的时候,姐姐的车也开进了路口,一进入监听系统的范围,就
传来姐姐急促的声音,「你把我吓死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真是的。」我呵呵
一笑,「姐,不用紧张,我已经提前到了现场,现在就在不远处,你按计划行事
就可以。」
  姐姐这时候下了车,打扮得很是诱人,齐逼的短裙把她的蜜桃臀包裹的很紧,
整个臀部的轮廓百米内都能看得清楚(百米内有点夸张,只是不知道用什么词来
形容,大家脑补就好)
  她双脚交叉站着,靠在车头的位置,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支烟点了起来。
  拿烟,点烟,吐烟一气呵成,我……操……这什么鬼操作?
  「姐,你在干嘛?你也抽烟吗?」
  我刚问完,就听到两声轻微的咳嗽声,「没有啊,我刚学的,你不是说要我
表现得骚一点吗?现在怎么样?够骚了吧,我拿了你三包烟才练成的。」
  说完后又咳了一声。
  心里一阵无语,我操,败家的娘们。
  「掐掉,赶紧掐掉,正常一点,你那演技我站这么远都能看出来是假的。」
话一说完,就听到了姐姐的一声轻笑。
  「姐,看到前面的甜品店了吗,在门口找个位置坐下等就行,那里视野开阔,
他会找上你的。」
  「嗯,好的,他来了吗?」
  「来了,就在你不远处,不用紧张。」
  在姐姐到场后,这些分布在周围的人一直四处观察,大概十多分钟后,小晴
才下了车,向姐姐走去。
  「杨彩明?」这时候,话筒里传来了小晴的声音。
  「你……认识我?」
  「姐,你说的都是废话知道吗,既然确定是她,那就不要这么客气,记住我
教你的,要把被动变成主动,直接逼问她到底什么事,打乱她的节奏。」
  「说吧,到底什么事。」
  姐姐听懂了我的意思,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冷淡起来。
  「也不是多大的事,想请你帮个忙,就是我们有个舞会,想让你出面去走个
台而已。」
  「我不去呢?」
  「你不考虑考虑吗?哎……我还是很了解你的,顺便给你露个底,你想要的
那里都有,个个技术都是一流。」
  在小晴说这句话的时候,姐姐心跳明显加速,呼吸有点急促,我在话筒里都
能听到她心跳的声音,不清楚她紧张什么,赶紧通知她把情绪稳定下来。
  见姐姐久久不回答,这时,小晴的声音又传来,「哎哟……胃口还挺挑剔呀 !
这个条件都打动不了你,那前天发给你的条件呢?」
  「哼,你是在威胁我吗?」
  「没有啊,怎么?你是不是觉得那个条件还不够?我还有呢,喏……」
  小晴话一说完,我就见她在手机上点了几下,然后摆到姐姐面前,姐姐这时
候突然蹭的站了起来,手指着小晴,呼吸的声音变得很大,应该是气到说不出话。
  糟糕,手机里的是什么?不会是另一个视频吧,想到这个结果,我也开始有
点波动起来,「姐,先不要激动,会中计的,你想个办法让我知道手机里的是什
么」姐姐听到我的话后,呼吸平稳了好多,她又坐了下来,「哼,我连一个视频
都不在意,你觉得这组图片还能威胁到我吗?真可笑。」
  「哦?是吗?如果你老公知道了你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不知道你还笑不笑得
出来?呵呵呵!!!」
  「你…………」
  姐姐又怒了,哎……她终究还不是小晴的对手,两个炸弹就炸得她外焦里嫩,
这时候我也不好去提醒她,因为,自己都不清楚,姐夫在知道姐姐曾经的过往时,
还会不会选择原谅她,脑子里不断的重复,婉儿在提到姐姐有几个相好时,数手
指的情景,姐夫真的能坚持吗,我还真不敢确定。
  「好了,我还有事,今天就到这吧,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希望我们下次见面
的时候你能给我好的回复。」
  小晴走了,我一直到她的团队都全部离开才过去和姐姐汇合,姐姐现在也回
到了车里,突然听到~ 哇~ 的一声大哭,吓了我一跳,急忙跑过去,这………
…哎……
  哭吧,也许发泄出来后能好受一些。
  想想,我是不是要和她说出点实情?小晴最后那句攻心的话确实让她很难应
付,也许这就是每个出轨女人难以接受的现实。
  「姐,我来开车吧,带你去个地方,和你说点事情。」
  我想好了,打算来个情景模拟,这样做也许比用语言安慰她更有效果,今天
这一局算我们输了,相对于姐姐而言,完全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反而被对方给
刺激到。
  一路沉默,我把车开到了上次姐姐和黄凯偷情的那个公园,姐姐很疑惑看着
我,可能是又想到了上次自己在这里做的事,表情很是害羞,我也不说什么,下
车后就拉着她的手往人工湖那边走。
  中途几次都想甩开我的手,都被我紧紧的抓住,弄得她脸越来越红,来到湖
边的围栏后,我让姐姐面向湖中心,张开双臂,「姐,深呼吸,试着把今天的不
愉快都压下去。」
  姐姐照做了,这时候我来到她身后,轻轻搂住她的腰,在她耳边轻轻到;
  「姐,我们现在像不像《泰坦尼克号》上的男女主角?」……噗呲……一声
轻笑,:「你想得美!」
  姐姐转身指着我的鼻子笑着说,但是并没有走开,而是继续让我这么抱着她,
好美的脸庞!
  婉儿虽然也很美,但是和她比,少了点成熟的韵味,姐姐更像一个女人,难
怪这么多人都想得到她。
  看得我有点心猿意马,下身开始微微隆起,手上不自觉就用了些力,让我们
贴得更紧,姐姐也感觉到了我的反应,但她没有阻止,而是把头埋到我胸前,脸
上滚烫火红。
  「姐,这么笑就对了,你本来就很美,应该多笑笑,把那些不开心的事都忘
掉,我会帮你处理的,相信我。」
  「哼,花言巧语,我可是你姐,你这些话让晓丹知道了,看她怎么收拾你。」
  我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呵呵的傻笑,弄得姐姐又是一阵扭捏,在我身上乱
拱,享受着姐姐柔软的身体,等到她稍微恢复了,我才又说到;
  「姐,今天的事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看似那个女人占了上风,其实,从
侧面分析,这也是对我们有利的一局。」
  「为什么?」
  「你想想看,她后面为什么会说那些话?呵呵,我猜测,她已经没有什么实
物可以当做威胁你的筹码了,所以,她才用了攻心的策略,就是抓住你们女人怕
被抓奸的心里。」
  姐姐听到我的分析,愣愣的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陌生感:「你真的是我弟
弟吗?我的事你还知道多少?」
  我没有回答她,而是反问到;
  「姐,她给你看的图片应该是你带着面具和黄凯私会的照片吧。」
  「呀……你怎么知道?」姐姐惊得一下就要挣脱我的怀抱。
  「姐,我说过不要在意那个女人的话,是因为,那几张图片,姐夫也有。」
  姐姐这下真的没在控制自己,迅速挣开,还抓住我胸前的衣服,询问到;
  「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带着姐姐来到上次她被黄凯艹的那个地方坐下,然后
才说到:「姐姐,还记得吗?上次你和黄凯在这里,而我就在那边,」
  说着,指向了我曾经埋伏的地点,没等姐姐反应过来,又接着说「姐夫则是
在那个长椅的后面。」
  「啊……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我这些话瞬间让姐姐再也不能平静,双手捂住脸,趴在草地上,把头深深埋
到草皮里,看着她的翘臀在草皮上一颤一颤,咽了口口水,不受控制的就想伸手
摸下去。
  结果,在手将要接触到的时候,心里一动,现在这么做会不会有点趁人之危
的意思?
  不,我要让姐姐心甘情愿的接受才行,不然,她日后心里有阴影,再想得到
她恐怕不会那么顺利了。
  「姐,这就是我要你不必太在意那个女人的话的原因,姐夫那边我去说,他
本来就知道这些,相信也会接受的。」
  我这么说也是有把握的,因为姐夫已经被黄正照他们培养成一个绿妻奴了,
但是,我并不想姐姐也知道这件事,所以就没有把真实的原因讲出来。
  还有就是,那个小晴估计也是在赌,她肯定是知道姐夫已经成了绿妻奴的事,
但是她还是在赌,因为她也觉得,姐姐肯定不会去问姐夫这些隐秘的事情,因为
姐姐是在偷,巴不得姐夫对她的事情不闻不问,这就是小晴厉害的地方,攻心攻
得很有技巧。
  这时候,我躺到了草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强行逼自己的视线离开姐姐的
屁股,实在受不了她蜜桃臀的诱惑,可不知为什么,姐姐突然翻身,趴到了我身
上,和我脸对脸,在我看着她愣神的时候,……啵……的一声,就亲在了我嘴上。
  「这是奖励你的,嘻嘻嘻!!!」
  这无疑是个信号,怎么能放过?我反应过来后,直接就抱住她。
  「姐,我想……」
  「不许想。」
  「姐,我要……」
  「不许要,躺着,安静点!」
  「这…………」
  「哼,得寸进尺,让你抱着已经很危险了,等会儿回去,你身上全是我的气
味,看你怎么解释,你老婆可厉害了,我打不过她,到时候别拉我下水,咯咯咯 !!!」
  听她这么一说,我忽然来了兴致,打算套她的话,妻子和姐姐可是有着什么
秘密的,如果能问出点端倪来,以后也不至于做什么都被动。
  「姐,你是怎么和那些人好上的?能和我讲讲吗,我怀疑他们跟这件事有关
系。」
  「怎么会?不可能吧!」
  「黄凯、黄正照、班叔、还有谁?我逐个排除。」
  「弟!你老实说,我是不是很骚,很贱,抛掉你的私心,就以一个正常男人
的角度说。」
  这时候,姐姐直视着我的眼睛,表情很认真。
  我该怎么回答?老实讲,你确实很骚,但是这么说会不会又让她难过起来?
好不容易才让她稳定一点,现在又刺激她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情,心里一叹,面露
认真的道,「姐,我只能这么和你讲,只要是和你接触过的正常男人,都会有把
你推倒然后征服的欲望,这其实不是你的错,这是一种原始的欲望在作祟……
……」
  ……嗯……一双红唇印了上来,接着就是她的香舌伸进我嘴里搅动,很甜,
瞬间就迷失了自我,只知道不断的吸吮她的香舌,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久久都不
愿意分开,双手轻轻从腰部向下抚摸,到达她的蜜桃臀的时候,姐姐突然抓住我
的手,十指相扣,举起来压回到头部两侧。
  操!怎么感觉自己是被她强上了,还不许进去,干着急,无奈之下,只能胯
部用力往上顶,希望自己已经坚硬的鸡巴能够蹭到她的骚逼,姐姐也很配合的把
臀部下压,还不停的前后摩擦我的肉棒。
  已经能感觉到她的骚逼里有股温暖的湿气流出,但是她一直紧紧的压住我的
双手,不让我有进一步的动作,这样一直热吻一直摩擦大概一刻钟左右,姐姐突
然臀部一阵抖动,她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一样。
  直接从我身上离开,跪在一边的草地上,然后用手捂住自己的下面,嘴里还
不断呻吟,这是高潮了?
  我双手得到解放,刚要有说动作,姐姐也意识到了,一下又扑到我身上,压
着我不让起来,喘着粗气颤抖的说到;
  「不许动,再动就饶不了你。」
  「姐啊,你救救我吧,你这样我很难受的。」
  「哼,就是要你难受,谁让你一直神神秘秘的。」
  我去,真是无语,这是指桑骂槐吗,还我神秘?你和妻子不更神秘?。
  姐姐的高潮持续了有半分钟才结束,这时候她把那只手掌在我鼻子前晃了晃,
上面都是她的淫水,看得我双目充血,刚要抬头去舔,姐姐轻笑了声立刻拿开,
还笑嘻嘻的到;
  「哎呀!回去舔你老婆去,她的才香。」
  「姐,你不要这么玩我好吗?」
  「我不,就要这么玩你,谁让你也玩我来着?」
  「那不一样好吗,我那是在暗中保护你。」
  「就一样,就一样,你那也是在玩我。」
  「姐,要不……我换个方式玩你?嘿嘿!」
  「滚…………」
  「额…………」
  「哼,没话说了吧,活该。」
  「嘿嘿,姐,你和我讲讲,有多少人舔过?黄凯?班叔?黄正照?」
  「哼,黄正照他倒是想得美,除了他,有…………」
  姐姐说到黄正照的时候一脸的厌恶之色,然后就伸出了四个手指在我眼前一
晃。
  4个?不对吧,我这时又想到了婉儿数手指的那个画面。
  她们当中肯定有一个人在说谎,看姐姐现在的表情,应该没有什么掩饰,她
是随口而出的,也就是说,她说谎的可能性不大,那就是婉儿咯?再联想到她为
什么会在果园拍那个视频,看来,这小妮子有事瞒着我。
  问题好像越来越复杂了,我慢慢的陷入了沉思,姐姐并没有打扰我,只是静
静的伏在我身上闭着眼,享受高潮后的余温。
  「弟!我们回去吧,太晚了,他(她)们会担心的。」
  这时候,姐姐的这句话让我回过神来,说实话,真不想就这么回去,身上躺
个美人,多舒服啊,脸上有点不舍,姐姐看着我的表情,应该是猜到了我的想法。
  双唇在我嘴上轻轻一碰,然后用手指在我脑袋上一戳,「还想,羞不羞,走
啦,快点。」
  说完娇笑着就跑了,哎……无奈只能起身也跟了上去,不过已经有进步了,
现在已经到了热吻的层次,下回说不定就能把她摁倒了,还是有希望的。
  兴奋中…………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撸太郎』 -- 『www.rthyuan.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