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撸太郎最新地址发布站『www.rthyuan.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绿!不仅仅是种颜色】(更新到第13,14章)




            第十三章:原来是她
  自上次的跟踪事件已经过去一星期,我和姐夫的『关系』又进了一步,他现
在好像是唯我马首是瞻,但是,我和妻子还有姐姐的关系就变得很微妙。
  姐姐似乎是想躲着我,算上购物中心的那次,她估计是怀疑我『撞』到了她
的事情,姐姐虽然有意躲着我,但能感觉得出来,她是通过另一种方式来观察我。
  因为,这段时间,妻子特别的黏人,上班各种电话问候,下班就是各种黏,
可以说是寸步不离,上个厕所都会在外面你说话,我能猜出来,这应该是姐姐授
意的,她们本来就有着什么秘密,而且很是害怕我知道。
  那天在回来的路上,其实就接到了妻子的电话询问,我估算了时间,应该是
在姐姐回到学校之后,和她说了什么事情,所以妻子算是在查岗,我怎么可能说
实话,在没弄清事情真相之前,我都打算跟平常一样,避免打草惊蛇。
  妻子虽然有意在监视我的举动,但是自己装做什么都不知道,该吃吃,该喝
喝,该对她好的时候就对她好,相信用这样的方式,总一天,她们肯定会放松警
惕,到那时,才是摸清真相的时候。
  家里的监控系统现在动用得越来越频繁,只要有个人的时间,我都会认真查
看,不想遗漏任何的细节。
  妻子在这个星期内,和姐姐秘密的通过两次短信,应该是向她打我的小报告,
之后,她们也没有什么新的动作,毕竟,事情刚过,姐姐估计到现在都还惊魂未
定。
  黄凯,黄正照那边现在不能像以前一样去跟踪他们,因为妻子的关系,我实
在抽不开身,对他们下一步的内容毫无头绪,整件事情就像是进入了一个瓶颈一
样,这让我非常的纳闷,但是又没有办法。
  还有一点让我非常在意的就是,姐夫好像是这整个事件中唯一的受益人,偷
窥老婆被人艹,自己还在边上艹了个美女,大大的满足了他绿妻的心里,然而,
他却像是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一样,姐姐似乎很放心他,从这几天和姐夫的闲聊中
发现,姐姐并没有对他有什么特别的怀疑态度。
  而我这个一直都在暗处的人,反而受到了两个女人的怀疑和监控,处处透露
出一股子诡异,难道是因为哪个细节出错了,露出马脚?
  虽然,那晚是我打的骚扰电话,但是,仅凭一个电话就能猜到我在做什么,
那也太邪门了。
  中午吃过午饭后,来到公司楼下的奶茶店坐坐,这已经成为了我的一个习惯,
照例,接受妻子的电话查岗,那一股监视的寓意我隔着手机屏幕都能听出来,只
不过她自己没发觉而已。
  挂了电话,刚要起身去点杯奶茶,这时,一只纤细的手拿着杯奶茶放到了我
面前,「诺!哈密瓜味,5 分甜的。」这声音很柔,好听!顺着声音抬头一看,
瞳孔立马一缩。
  是那个上次和黄正照一起聚餐的吊带裙美女,她今天穿着一件宽松的T 恤,
前面还印着一个大大QQ表情包,带着一顶红色鸭舌帽,下身超短牛仔裤,双腿又
白又直,脚上还是那么随意,竟然是一双人字拖鞋,这身材,不得不说,和姐姐
有的一拼。
  但是,此时的我并没有欣赏美女的心情。
  卧槽!大意了,自己原来也被跟踪了,5 分甜的哈密瓜味奶茶是我每天中午
都会点的饮料,她能说出来,而且掐对这时间,说明跟了不是一天两天,我心里
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应对。
  美女这时把奶茶轻放到我面前,然后坐到了对面,「哼!又愣神,没一点新
意!」
  她这种轻柔的声音加上调皮的语气,真的很能勾起男人的欲望,但这些都只
针对不了解她的人,对我是没有什作用的,这位可是猎人之一,更何况,我也领
教了她(他)们的做事风格。
  就拿上次姐姐被偷拍的事来讲,做法实在是有点恶毒,而且,她(他)们行
事缜密,计划很周详,显然是有智囊在暗中策划的。
  按照我的猜想,那些明面上的人都是马仔,躲在暗处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在几次行动中都没有这个女人的身影,说不定她就是那个暗处的人,是那个
智囊,因为,在和她的几次对话当中,我敢肯定,这个女人的智商绝对不低,而
且,她似乎会攻心术,和她说话总感觉自己会矮一头。
  「怎么不说话?有那么可怕吗?」
  美女这时候又说话了,而且满脸调皮的笑意,但是我并不想和她客气。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5 分甜的奶茶?」
  「你都是店里的老顾客了,知道你的口味有什么奇怪,干嘛这么紧张兮兮的,
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呀!嘻嘻!」
  在听到她说『秘密』的时候我心里一跳,但还是装着面无表情。
  紧接着,美女把身体前倾靠过来,和我面对面,四目相对,嘴唇几乎碰到一
起,这场景好熟悉,就连她的鼻息闻着都觉得好熟悉。
  「这个店几个月前就换老板了,你不知道吗?我现在是这个店的股东之一。」
  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嘴唇基本上就要贴上我的嘴唇,而且是闭着眼睛轻声
细语。
  那表情,就像是女孩子第一次在等待自己的男友亲吻时的表情,让我很是心
猿意马。
  我努力控制着自己,心里一直在默念,她是猎人,她是猎人,闭上眼睛再睁
开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不想与她再纠缠,冷冷的道:「我要上班去了。」
之后转身就走。
  美女也没有阻拦,笑吟吟的看着我走开,其实,刚刚确实是有点心慌,还是
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被反跟踪了竟然毫无察觉,看来,今后行事还要更加小心
才行。
  这几天都没有再去奶茶店,打算避开那个美女,这女的鬼精鬼精的,让我有
点恐惧,可是现在又碰到了件让自己非常无奈的事情,我的办公桌上每天都会有
一杯新鲜奶茶,是的,楼下奶茶店每天都会有店员自己送上来。
  这女人到底想干嘛?如果说是对我进行反跟踪,她大可不必暴露自己,可她
偏偏就自己主动贴上来,这很是让人费解。
  今天打算去和她摊牌,不管她有什么目的,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来到奶茶店,找了个空位坐下,美女今天穿着她们店里的工作服,还围着个
大围巾,咋一看,还像模像样,只是觉得气质上有点格格不入,她不应该卖奶茶,
功夫茶更合适,因为她很淡雅,有种书香气,和功夫茶更搭配。
  美女看到我过来,微微一笑,稀稀疏疏的忙活一阵,然后拿着被奶茶就过来
了,「哥,呐,给你,是我亲手做的。」
  杯子递过来的时候我无所谓的嗯了一声。
  等等,她说『哥』?你怎么想的、咱俩很熟吗?
  不理会她的胡言乱语,我直接就放大招,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你到底想干
嘛?」
  美女听到这冷漠的问话,也没有生气,嘟着嘴,皱着眉头装做很委屈的说:
「人家和你好好说话,你却是一股子敌意,我做了什么了嘛!」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给她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哼,假聪明,你是头猪,什么都不懂!」
  听她这么说,我并不生气,淡淡的道:「哦?说来听听?」
  美女噗呲、一笑「哎呀!哥现在会套人话啦!」
  我脸瞬间就板了起来,「你别一口一个哥的,我们不熟,不知道的还真以为
我们有什么关系。」
  美女咯咯的笑了一阵,然后认真的说:「哥,今天下班的时候等我一下,有
点事和你聊聊。」
  我疑惑的看着她,这是要谈判节奏吗?好,先听听再做打算,心里有了想法,
就向她点点头,同意了。
  下午下班的时候,如约在奶茶店等,美女也不换衣服,还是那套工作装,和
店员交代几句就出来了,这女人穿着还真是随意,她这样颜值的女人应该是很注
重自己的形象才对,可她偏偏不,真搞不懂。
  「哥,上你的车可以吗?」
  我一愣,脸上一片为难之色,这样一个美女在车上,如果让妻子知道了,估
计不会有好果子吃。
  美女像是知道我的想法一样,调笑的说到「没事的,只是一点时间而已。」
  说实话,真的不想拒绝,如果错过这次机会,说不定以后很难再了解她们这
个团体了。
  示意她上车,结果美女说要自己开车,想了想,也不怕她耍什么花样,车钥
匙给她后就坐进了副驾驶,车刚开不到几分钟,妻子就来了电话,让我瞬间紧张
起来,就像是突然被抓奸一样。
  「接呗,我不说话就是。」
  她淡淡的说着,没再多想就接了妻子的电话,原来是今晚要临时加班两小时,
吩咐我自己在外面吃饭,而且慎重叮嘱不可以乱跑,无奈啊,最近都成妻管严了。
  「哥,那个女人是不是说今晚加班?」
  美女说完这句话后嘴角还微微弯起个弧度,这笑容怎么看着有点诡异?
  「什么叫那个女人?那是我妻子,你哥都叫了,就不应该叫嫂子吗?」
  美女听到后,从鼻孔发出一声哼!然后就没再说话,我能听得出来,这声哼
有点讥笑的意思,没打算理她,反正又和你不熟,不和你过嘴瘾,之后,我们都
陷入了沉默。
  开车来到了市郊,这里是个城中村,都是那种三五层楼的自建房,外来务工
人员租住的场所,看着情况有点复杂,这种地方鱼龙混杂,难道她们的据点在这
里?那俱乐部那边又是干嘛的?我边观察着四周边分析情况。
  这时候,美女把车开到了一栋5 层的民房停了下来,刚一下车,边上一位大
妈就过来套近乎,「哟!是小婉呀,这么早就过来收房租呀,咦?这是你男朋友
吗?小伙子不错嘛!」
  应着她审视的目光,一时间我还真没反应过来要怎么回答。
  「吴妈说笑了,这是哥哥。」
  美女脸一红,说了句话就拉着我进了楼,嘴里还念叨,「哼,势利小人,一
天到晚就想着法子让我给她减房租。」
  不知道该怎么插嘴,呵呵的干笑了两声,跟着她慢慢上了楼,心里却在想,
这女的什么来头,又是开店,又是包租婆的,和她猎人的身份不是很搭啊。
  那位大妈叫她小碗,婉儿?她就是黄正照嘴里的那个婉儿?就这颜值和身材,
难怪黄正照会对她念念不忘。
  上到5 楼的其中一间房里,我打量起来,装修的还不错,随口问道:「你平
时就住这?看不出来,」
  「嗯,我是自己住,家里太乱了,不想和他们住一块。」
  她说话的时候脸有点红,很娇羞的样子,不过我是不会相信她的,一个猎人
还会害羞?装的吧。
  美女随手把大门关上说到:「哥!你先坐坐,等我一下。」,我无所谓的点
点头,既然来都来了,还怕你玩什么幺蛾子,就坐在了沙发上,然后美女就进了
卧室。
  过了好一会儿,正在无聊的时候,边上出现了一个白影,转过头一看,吓得
我蹭的一下就跳出了沙发,睁大眼球的看着她,张大嘴想说话,但是话到嘴边就
又卡住了。
  旗袍装的白色礼服,深V 露背,此时她侧躺在沙发上,双脚搭在沙发前面的
茶几上,一只手弯曲垫着头,一只手轻放在她的臀部上。
  这场景多么的熟悉,我们第一次搭话她就是这副姿态。
  难怪我会觉得她熟悉,甚至气味都那么熟悉,原来她就是那次聚会上的白衣
美人,她叫婉儿,白衣美人就是婉儿?我的白衣美人竟然是猎人?
  就在我还愣神的时候,她又缓缓的说到:「哥,这次你反应慢了哟,上次你
可是只用了0.1 秒,」
  说着又伸出小指头比划她的小指甲,又是这个熟悉的小动作,以前看到还觉
得很可爱,现在我却看到的是一股阴谋的味道,感觉自己好傻,早就入了他(她)
们的套了还不自知。
  我苦笑着坐回了沙发,像个失败者一样低着头,问到:「为什么?」
  美人把身子挪到我这边,搂着我的手,头靠在我肩膀上,我并没有阻止她,
此时我的心情全然没在乎这些,心里很是失落。
  这段时候以来,掏空心思想出各种计划,付出多少时间,本以为可以掌控局
势,结果却是还没开始就已经输了。
  心里一阵无力感。
  「哥,你好傻,」
  听她这一说,我也不反驳,心里剩下的只有苦笑,可不是吗,确实是傻。
  「我…………和他们不是一起的。」
  嗯?我是不是听错了?疑惑的看着她的眼睛,「黄正照对姐夫实施的计划中,
你是最重要的环节,现在你却说,你们不是一起的?你不是猎人?」
  「哼!什么猎人,说得这么难听,我只是他们俱乐部的会员,和他们可不是
一起的,你见过他们对我指手画脚了吗?」
  她这一问,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其实,你说的都对,我确实是他们计划中重要的一环,但是当初我并没有
理会,后来之所以会答应,是因为一个人。」
  她说着,眼睛定定的看着我,看得我有些心慌,不会是因为我吧,这事之前,
我们根本没见过面。
  「原本的计划并不是哥看到的那样,开始只是说让我去模仿一个人的妻子,
迫于会长的压力,我也只是答应去看看。
  去到目的地后才知道原来是模仿那个女人,目标是那个胖子,然而,安排和
我做的人竟然是黄正照,哼,那小子的那点小心思能瞒得住我?所以我就没同意。」
  怪不得,我记得姐夫说过,白衣美人第一次去的时候在吧台那儿坐了一整晚。
  「其实,在知道是模仿那个女人之后,我就已经打算改变他们的计划了,因
为…………我知道她有个弟弟,」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能确定她说的那个人是谁了,看着她含情脉脉的眼
神,不像是在说假话,而且,我也想知道,他是怎么知道姐姐和我的。
  「那晚上,我装做谁都不理睬,在那胖子上来和我搭讪的时候,故意给他透
露了点自己喜欢哪类男人的信息,参照着他的小舅子的特点说的,嘻嘻!
  后面,真的让我赌对了,第二次他来的时候,身边果真出现了那个人。」
  听她这么一说,我真的有点无语,躺着都能中枪的感觉。
  「那晚当我看到他的时候,其实心里很是激动,但又不能真的确定就是他,
所以在那观察了好久,要不然,凭你的那点小手段就能让我乖乖上钩吗?还记得
吗?我可是说过比你聪明那么一点的哟!」
  她说着又比划了一个小指甲,这感觉就像回到了当晚她分析我那些小手段的
场景,让我都有点想马上旧事从做的心思。
  「哥,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现在的这个场景有点温馨,就像是两个情侣在述说故事一样,心境不自觉的
放松下来,也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和我扯上关系,对着她点了点头,她好像也进入
了回忆中,慢慢进起了她的故事。
  「那年刚上大一,记得第一次遇见他是在学校的运动会上,觉得他好有魄力,
在球场上指挥着整个队伍,条条不紊,也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之后,只要是有他的比赛,我都会去观看,去给他助威,虽然他从来都不和
我打过招呼,但是,我却乐此不彼。
  记得有一次,全国校会的时候,有一场比赛,为了保住我们的胜利,他用头
去阻挡对方的进球,被对方踢到了头部,血流满面,我还记得,伤口在这里。」
  她说着,用手轻轻点了一下我耳根,我很是惊讶,我耳根确实有个伤疤,是
当年踢球留下的。
  开始还以为她是遍的故事,讲到这的时候,我不得不信,她说的都是真话。
  「哥,你知道吗,我当时有多难过,回到宿舍后我整整哭了一晚上,从那以
后,我就暗暗决定,要做他的女朋友。
  而且,那年我大二,他大四了,再不和他接触,估计以后我们都会是路人了,
就算我们不能在一起,我也不想让自己有什么遗憾。
  就在我准备骨气勇气的时候,父母亲出了点问题,我被迫转学了,之后就再
也没有他的消息。
  毕业后我曾经回校去打听消息,但是他在校的时候圈子很小,我问了好多人,
都没有找到有关的消息。
  但是我并不气馁,我知道,他还有个姐姐,他虽然圈子小,但他那个姐姐却
是个风云人物。
  花了好长时间,我多方打听才知道,她回到了母校教书,但还是很遗憾,我
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一个婚礼上,他就是那个新郎,而我…………」
  听着她的故事,虽然很真实,但是我又不敢全信,心中那份警惕一直都保留
着,就凭她猎人的身份,一次一见钟情可以保留这么久?
  我想到的是会不会又是针对我下的套路,是不是想破坏我的家庭?
  这个女人一直都给我一种很精明的感觉,在她讲故事的时候,从最初遇见我
的喜悦,再到悲伤、遗憾、之后的不甘心,脸上的表情一直在变化,淋漓尽致,
没能看出有任何的表演成分,似乎那就是她的心境,如果真的是在演戏,那么这
个女人就太可怕了。
  而且,这其中并不是没有疑点,这种颜值的女人从进入校园的那刻起就注定
是个人物,虽然只是短短的两年,但是我却没有听说过,脑子里根本没有关于她
的任何印象,要知道,大学生活里虽然我不是很关注女人,但是,听总该听过吧。
  也许是看我久久不说话,也许是猜到了我的想法,她又说到,「哥,你放心,
我并不会去破坏你的生活,我只是不想自己有遗憾。」
  我呵呵的干笑两声,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己还能怎么办。
  心里有点乱,本来是打算探听点消息的,结果弄成了表白,而且还分辨不出
真假,很无力的感觉,哎~~~ 算了,回去再慢慢整理,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
下,然后打算离开。
  美女似乎看出了我想法,在我还没起身的时候,就突然翻身坐到了腿上,双
手抱住我的脖子,把我压到沙发上:「哥,再陪我一会儿可以吗?」声音有点哀
怨。
  我有点不知所措,本想推开她,但人家刚刚表白过,一下子就心软了下来,
只能说到:「我妻子快下班了,我需要现在就回去。」
  美女只是这么抱着我,表情有点怪异,嘴角微微弯起,眼神透着一丝狡黠。
  这表情就像我们刚上车的时候的表情,嘴里好像还在念叨着什么,我听着不
是很清楚。
  但是知道她哼了一声,好像是说什么,呵呵!加班!就你傻。
  我确实是有点急,因为,如果我在妻子下班前没能到家,等会不好解释。
  刚想坐起来,手机突然一响,吓了一跳,一看,还是妻子的电话,我不敢大
意,一个手指轻轻压住美女的嘴唇。
  我俩现在的姿势确实是有点暧昧,她就这么趴我身上,我一只手拿着手机,
一只手放她嘴边,让人看到了,说我们不是在偷情,估计没人会信,但我也是很
无奈。
  电话一通,就传来妻子的声音,似乎她有些急,说话声一顿一顿,还带点喘,
匆匆说了还要再加两小时的班才能回家,老公对不起,然后就挂电话了,让我都
有点懵圈。
  我无奈的看着美女,这时候又看到她脸上露出了刚那个怪异的表情,也不明
白今天她怎么这样,接着只见她说到:「哥现在不用急着回去了吧,嘻嘻!我们
再聊会呗,难道哥不想再从我这知道点什么?」
  我确实是想多了解情况,这也是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开始还以为她不会透露,
现在,她主动提起,让我心中一喜。
  「你和黄正照他们的…………」
  话才说一半,就被她柔软的嘴唇封住,一条香舌伸进来,两个人的舌头就绞
在一起,好软,好甜,和妻子的不太一样。
  我没有拒绝的意思,毕竟,我和她曾经还合过体,甚至有段时间还对她念念
不忘,继续享受着她的热吻。
  长达2 分钟的热吻,让她的脸变得有些红,样子很是娇羞,很美,我不自觉
的喃喃到:「终于看到真容了,不再是面具。」
  她低声轻笑,脸色更加红润,迅速把头埋到我胸口,娇声说到:「哥,我叫
黄婉儿,你以后就叫我婉儿吧!」
  「嗯!婉儿!」
  「嗯!哥!」接着她抬起头,和我四目相对,眼神当中还有一丝迷恋的色彩。
  接下来的对话中,我也真正的了解到了这个所谓的猎人俱乐部的性质。
  其实他们就是一群喜欢群P ,乱伦,互搞的人组合在一起,这和我那死党的
说法基本一致,他(她)是可以自由组合的,也有很多派别,这些人各行各业的
都有,会员覆盖多个大城市。
  俱乐部的管理层能耐很大,婉儿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能听得出来,估计是
有高官的人在里面。
  婉儿没向我解释她是因为什么进的这个圈子,但她的情况确实有点特殊,像
她这样特殊的还有些人,但是不多,以一个城市为单位的话,每个区就只有一两
个人。
  就是类似信息管理的人,他(她)们每次暗号的使用和发布都是她向下传达,
那些猎人小团体发布的各种猎物通告也在她这里有记录,所以,她才会消息这么
灵通,也就是说,黄正照他们对姐姐,姐夫实施的计划,婉儿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但是也有限制,就比如,他们的实施地点和具体内容,婉儿是没权过问的,除非
那些猎人原因让她知道。
  还有就是,婉儿说黄正照他们并不知道我在跟踪观察他们的举动,这让我心
里一松,但是,婉儿却说知道我的做法,还说是她自己猜的,很是无语。
  这女人还真够鬼精的,无力反驳她,只能捏了一下她的肉球算做是报复,谁
知她接着在我身上一顿磨蹭,有点小情人撒娇的味道。
            第十四章:姐姐的秘密
  我和婉儿就保持着一个姿势在聊天,感受到她身体的热度,而且时不时的还
用她的蜜桃臀在我的下身摩擦,让我有点难以控制,肉棒也开始有了反应,虽然
隔着裤子,但是已经能通过鸡巴感觉到有一团柔软的肉包在和它接触,有点湿热
的感觉,馒头逼果然是极品,好享受这种感觉。
  忽然又联想到姐姐,她下面是不是也是这样?虽然有偷窥过她洗澡,但是那
次并没有看到全景,我也不清楚姐姐到底是不是馒头型的。
  心里想着姐姐,和婉儿聊着聊着又不自觉的把话题聊到了姐姐身上,上次的
事,婉儿是知道黄凯他们的行动的,只是不知道具体地点和内容,她扭捏的要求
我给她讲过程,因为她断定我肯定会去跟踪,而且分析得头头是道,这女人的智
商还真是了得。
  无奈之下,我只能大概和她说了事情的经过,在说到黄凯把姐姐艹了的时候,
明显感觉到婉儿的臀部微微颤抖,馒头上似乎还有水气渗透出来,我挪了下她的
大腿,想看是不是真的有水,结果被她用力摁住我的头,不让看,红着脸娇哼,
很是霸道的样子。
  「哥,你看到你姐姐被黄凯压在身下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她久久捏捏的问到,这问题我还真不好回答,只能呵呵直笑,接着她指了指
我的下身,狡黠的说:「我已经知道你的想法咯,呵呵!」
  没有反驳她,算是默认了,这事说出来还真是难为情,目标可是自己的亲姐
姐,对于像婉儿这种见过大场面的人来说,没什么,但我就不一样,实在是说不
出口。
  「哥!你了解你姐姐吗?」
  「嗯?这话问的,我是她弟弟,能不了解她吗?」
  我反问她到。
  「猪,哼!你说的了解只是停留在你们是家人的层次上,其实…………」
  说到这,她顿了顿,眼睛看着我,似乎是在等我的回应,又像是在看我的反
应。
  我从她的话语里还有她的表情里感觉到接下来,她说的话会和姐姐一些隐秘
的私事有关,再联想到她的身份,这些事情应该是从黄凯那里泄露出来的,心里
有点隐隐的期待,接着就问到:「其实什么?」
  听到我的回应,婉儿给我个白眼,嘴里碎碎念,男人都是一个样之类的。
  「哥!我和你姐,谁更漂亮?」
  PASS!这种明显的送死题,不与回答,总之碰到就装傻充愣,傻笑就是了。
  看到我的反应,迎接的又是她的一阵白眼,「哥你知道吗,你姐吃过的这个
……」
  她这时候指了指我的鸡巴又接着说,「比我还要多。」
  「不是吧!」这个信息量实在太大,大到让我一时间脑袋转不过来。
  「怎么,你不信?是不是这个信息颠覆了姐姐在你心里的形象?」
  我木讷的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哥,你等我一下。」
  接着她小跑进了卧室,拿出个笔记本电脑,放在茶几上,翻出其中的一个视
频文件打开,然后回到我身边示意我一起看。
  画面好像是个仓库,那一袋袋的看包装应该是大米,高高矮矮的一摞一摞的
摆着。
  不多久,一对男女出现在画面上,姐姐?女的是姐姐,男的我不认识,但是,
年纪应该蛮大了,估计有五十左右吧。
  我不禁疑惑,怎么姐姐都是和这年纪的人搞在一起?一个黄凯就算了,现在
又出现一个。
  男人此时抱着姐姐进来,姐姐双脚夹在男人的腰间,任由男人亲吻她的身体。
  衣服已经没有了,只剩下胸罩和内裤,而男人已经是光着身子,下身那个有
点黑的粗鸡巴已经高高翘起,刚好被姐姐的那个蜜桃臀的股沟给夹着。
  这时候,我感觉到一只手也在抓住我的肉棒,是婉儿的手,我没有打断她,
现在的思想全集中在了画面上。
  老男人把姐姐放在了一摞米袋上,她的屁股刚好和老男人翘起的鸡巴平行,
如果姐姐现在不是因为还有内裤挡住,就刚才放下她的时候,那根黑鸡巴就能直
接刺进她的淫穴里。
  不得不佩服这个老男人选的位置,鸡巴现在毫不费力的就可以顶住姐姐的骚
逼,自己弯下腰又可以直接伏在姐姐身上吃她的肉球。
  而且现在,姐姐很是配合他,双脚张得很大,臀部还一上一下的摩擦那根鸡
巴。
  老男人表现得有点着急,被姐姐摩擦了一会后,直接扯掉了姐姐的内裤,动
作很是粗鲁,然后又把姐姐的大腿分开。
  「咕噜」我咽了口口水,这次,终于可以看到姐姐骚逼的全景了。
  形状很是饱满,大淫唇很大,但不是婉儿这种馒头型的,那条裂缝也很直,
小阴唇比婉儿要大一些,有点像柳树的叶子,这就是淫棍们口中的柳叶逼了吧。
  就在这时候,我的裤子连同内裤也被婉儿扒了下来,早已经竖起的鸡巴,蹭
的一下就弹出来,她一边用手帮我套弄还在我耳边轻柔的问:「哥,我的和你姐
姐的一样吗,谁的更好看?」
  我此时也已经热火难耐,她的这句话就更像是催情剂,用手在她屁股上一撩,
邪邪的说到:「好看有什么,好用才是真。」
  「好啊!那就试试呗,我才不会输给那个女人。」
  说着就自己退下内裤,张腿跨到我鸡巴上坐下,只是没有插进去。
  她学着刚刚姐姐给老男人摩擦的样子,也用她的馒头逼在我的肉棒上摩擦,
和她的阴唇接触的瞬间,我就感觉到了肉棒上被一股暖水覆盖,很光滑,很是舒
服。
  「啊!班叔不要,我还没洗澡,那里脏,嗯~~嗯~~!」
  视频里突然传来姐姐的呻吟,我和婉儿同时一看,只见那个老男人埋头正在
舔姐姐的骚逼,还发出~ 滋滋~ 的声音。
  「我也要这样,」
  婉儿娇声的说到,我迅速抱起她,放到茶几上,我们现在的姿势和视频里那
对人的姿势一模一样,不同的是他是站在,而茶几比较矮,我需要跪在,分开婉
儿的腿。
  不得不说,她这个馒头逼确实很诱人,虽然上次就用过,但是这次光线充足,
看得更清晰。
  我也学着老男人开始用舌头上下舔婉儿的骚逼,每次舌头接触到她的小穴的
位置,她都会扭动一下臀部,似乎是想让舌头伸到里面去,而她则是看着视频,
在观察老男人的下一步动作。
  这时候,老男人抓住了自己的鸡巴,在姐姐的裂缝里面摩擦了几下,准备要
插进去了,婉儿看到后,兴奋的叫道,「哥,他们要开始了,他们要开始了。」
说着还双手张开做要拥抱的动作。
  我也顺势伏到她身上,让她抱住我的腰,然后把鸡巴对准他的穴口等待。
  只要老男人一插入姐姐的淫穴,我也会跟着插进去。
  婉儿现在的表情很是淫荡,她咬着嘴唇,一脸笑意,眼睛直直的看着我,想
是也在等待那一刻。
  「啊 ~~ 班叔~~」
  「嗯 ~~ 哥~~~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一个是姐姐的淫叫声,一个是婉
儿的。
  老男人显得要急切一下,插进姐姐的骚逼后马上就开始快速抽插,而我则是
先缓缓抽送了几下,让婉儿有喘息的机会。
  啊~~啊~~班叔……你……啊……先慢点……有点喘不过气来……啊……啊…

  嗯~~哥……嗯……痒……你……你快一点……嗯……嗯……婉儿……痒……
  听到婉儿给的提示后,我也开始快速的抽插起来。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她似乎很喜欢这样的快节奏,上次聚会的时候艹她,就
是这种大开大合的节奏,让她短时间内达到两次高潮的。
  房间内这时候充满淫荡的气息,肌肉撞击的啪啪啪声,两个男人都是用同样
的方式在艹逼,而且频率还基本一致。区别就在于一个是现场,一个是视频里。
  两个女人的淫叫声确不相同,姐姐的就温柔好多,婉儿的有点疯狂,虽然她
不是姐姐那种……啊……啊……的方式,但她喉咙里带着一股狠劲。
  那种低吼我上次也领略过,她似乎就像是要我把她刺穿的感觉。
  我一边在艹着婉儿,一边也在观察着姐姐,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姐姐被人艹
时的表情,很是让我兴奋,不自觉的又加大艹逼的力度,接着就是感受到婉儿更
加低沉的怒吼。
  姐姐现在表现得很是淫荡,她脸上红润,闭着眼呻吟,那种满足又享受的表
情布满整张脸。
  婉儿确是另一种表现,她不像姐姐一样闭着眼享受,而是睁着眼睛,有时看
看我,有时看看我的鸡巴在她骚逼进进出出的情景,她好像不怎么喜欢闭着眼,
上次也是这样。
  视频里老男人的资本也确实雄厚,粗黑的鸡巴筋径凸起,在姐姐的骚穴里面
进进出出,难怪能让姐姐这么享受。
  姐姐似乎也是那种淫水很多的类型,淫穴里不断冒出白浆,被老男人的鸡巴
带出后还顺着他的蛋蛋流到了地上。
  婉儿骚穴里白浆很少,淫水要在阴道内和鸡巴反复摩擦还才能产生白浆。
  可能是因为我龟头的缘故,她的淫水大部分都是直接被我的龟头刮了出来,
直接顺着她的股沟流到了地上,一条细细的水丝就这么挂着。
  「啊……班叔……不要……啊啊……射在里面……」
  听到姐姐是声音,我和婉儿同时看过去。
  这时老男人的臀部肌肉在抖动,正在做最后的冲刺,姐姐应该是感觉到他快
射了,双手把他推开。
  接着,男人一声大叫,一股浓浓的精液直接射到了姐姐的逼上,大阴唇上,
阴毛上都是。
  姐姐马上仰起身子,用一根手指堵住她的小穴口,虽然,此时她的骚穴已经
就被那根黑鸡巴进行了多伦的冲刺,而变得有些大,但她还是象征性的用手指去
堵,嘴里还娇声说到:「班叔你真是的,都说不能射里面了,你还射,还好我反
应快,要不然真就射进去了。」
  老男人嘿嘿直笑,「乖侄女太骚了,叔叔一时没忍住,对不起,对不起,下
次叔叔注意就是了。」
  嘴里说着,手上却是把姐姐堵住骚穴的手拿开,抓住自己还没完全软下来的
鸡巴,在姐姐的淫唇上磨了磨,沾点精液又刺进去,然后抱住姐姐又狠狠的冲刺
几下。
  ~~啊 ~~ 班叔你……啊……啊……怎么能这样……
  姐姐嘴里虽然抱怨,但并没有阻止老男人的行为,而且,我还看到在老男人
把鸡巴从新插进去后,她臀部还上下摆动迎合着老男人的抽插。
  到现在我才看清,这骚货原来口是心非。
  我和婉儿看到这场景同时愣了一下,「噗呲 ~~ 你姐姐还真骚呀!明明同意
人无套了,还装着不同意射里面,嘻嘻嘻!哥,我让你射里面,你要努力哟!!!」
  「小骚货,你死定了。」
  我把舌头伸进她嘴里,同时腰部用力,加快频率快速抽插,上下口同时被进
入,让婉儿十分的兴奋,哼哼哼的低吼着。
  在持续的啪啪啪二十多下后,她下身开始剧烈的抖动,抱着我的双手不停的
在我背上乱抓,接着我就感觉到一股暖流从阴道内向龟头袭来,我知道,她高潮
了。
  但是我并没有停下来,我要用上次的方法让她连续高潮,婉儿本身也喜欢这
种方式,不管她怎么抖,我始终紧抱住她的身体,不停的冲刺,一直到婉儿开始
翻白眼,下身的抖动开始变成全身的痉挛,这时候,她的阴道内一阵收缩,我的
龟头瞬间就被一股吸了吸住,暖暖的淫水喷洒到龟头上,我再也把持不住,往里
顶了几下,让自己的龟头抵住她的子宫口,精关一松,直接就射进去。
  「呃 ~~~」
  婉儿一声长长的低嚎,一边抽搐,手脚还无法控制的乱舞,这才是她真正的
高潮状态,模样有点野啊,平时挺书香气的一个女人,怎么到了床上就完全变了
个人,呵呵。
  我就一直压着她的身体,避免她滚到地上,因为她现在无法控制自己,整个
过程持续了几十秒钟,然后才浑身一松,翻着白眼在那深呼吸,如果不是有呼吸
声,还真以为是具尸体,这小妮子还真是特别。
  高潮的余温过后,我们相拥在一起,婉儿没有打算放我回去的意思,时间也
还早,我也就不急。
  对于姐姐的隐私很是好奇,而且婉儿应该是知道得比我多,视频里这个所谓
的班叔,我猜测,很有可能也是一个猎人,渐渐的,我又把话题引到了姐姐身上。
  结果还真让我猜对了,婉儿说,这个人也是个猎人,但不是和她同一个片区
的,叫什么她也不认识。
  这个视频是她有一次到总部去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姐姐的资料。
  其实,姐姐的视频有十几个文件,总时长大概有十几小时,因为我的关系,
她就偷偷从一个视频当中截取了一段下来。
  看到我一副很吃惊的样子,还反过来让我猜姐姐一共吃过几个鸡巴。
  我无奈的摇摇头,结果她拿起双手就开始数,当数完一只手,还要再数另一
只的时候,我就按住了她的手,停止了她的行为,这信息量太大了,我一时半会
还接受不了,姐姐在我心中一直都是很大家闺秀的形象,如果婉儿说的是真的,
那反差也太大了。
  我反过来问她的时候,婉儿娇羞的指了指我,然后说,「加上哥,5 个。」
  这什么情况?是说反了吧,如果刚才让我来猜,双手数数的绝对会是她,5
个人的才是姐姐,现在反而是倒了过来,这不是真的吧……
  婉儿看着我像吃了绿头苍蝇一样的表情,呵呵直笑,之后把嘴凑到我耳边,
神神秘秘的说到,「所以我才说哥是猪,哥,婉儿可比那个女人干净多了。」
  「那个女人?谁?姐姐吗?」
  我反问到,婉儿没在说什么,只是笑吟吟的看着我,只是这笑容很古怪,她
这笑容今天算上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了,有点搞不明白。
  现在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我必须回去了,婉儿送我到门口,看她的表情就
像是小媳妇要送老公去外地工作,要分开好久一样,眼眶还隐隐有泪水打转,这
至于吗,你的店面就在我上班的地方,哪天见不到?
  真的不能再犹豫了,再这样下去,估计我都走不了,刚要开门,婉儿又从后
面抱住我,「哥,你是不是不经常回老家?」
  我想了想,点点头默认,老家现在是父母亲住,他(她)们一直都在唠叨说
让我快点要孩子,听着有些烦,所以,我一般除了过年过节,也就两三个才月回
去一次。
  「哥,你姐经常一个人回去!」
  「嗯?这不奇怪吧,我姐回娘家有什么好说的?」
  我有点疑惑她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婉儿没有再提,而是把我送出门口,
「哥,该回去了,那个女人也应该要『下班』了,回去你要小心哟!嘻嘻!」
  在她鼻子上轻轻一刮,没再理会她的调戏,转身就下了楼。
  回到家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11点了,妻子在我进门后不久也回到家。
  看她的样子有点疲惫,眼睛却很有神,脸色有点红润,像是那种刚做过运动
后的样子。
  她看到我还没有休息,扑上来就往我怀里钻,和我解释到:「老公!今天城
东那边有家大型超市做活动,我们都被临时调去现场做展销了,累死了。」
  我抚摸她的头发,轻轻安慰到:「先去洗个澡吧!放松一下。」
  嗯啊!妻子亲了我一口,「老公真好…………」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撸太郎』 -- 『www.rthyuan.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